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新年  

2017-02-05 13:50:07|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有点头重脚轻,就早早上床休息,翻不了几页印度“受伤的文明”就躺下了。所幸睡眠还好。外子正相反,白天还是强劳力天天上班,夜里却老是失眠划ipad,划来划去,头发划白了,催眠曲也划惯了。那晚迷迷糊糊听得济公出世狂笑和雷鸣,轰隆隆隆停不下来了,不禁眯眼:“啥声音?几点了?”“12点吧,放鞭炮。”放鞭炮?为啥?哦……元旦!2017年了!

顿时清醒。从7点到12点,一觉睡过年。

说实话,在乡下,这是第一次听见迎接元旦的子夜鞭炮声。真是越来越像“新年”了!

说“像”,其实还是否定。在国人心中,新年到底是春节。“过年”嘛,即使不算冬至夜开始过“小年”,也不算正月十五闹元宵,就从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五这一周,那弥漫在空气里的节日气氛,就是山村乡野的角角落落里,也是一派辞旧迎新的沉醉。“新年里”,几乎是每个中国人一年甚至一生中最轻松逍遥的日子。无论贫穷富贵,新年就是新气象新希望!

近几年,元旦似乎也在渐渐入镜,但终究“新年”不起来。嘴里说声“新年快乐”,心里却想:现在“新年快乐”了,“过年”呢?所以,细心的人元旦致贺往往要搞得更文绉绉些,说祝“新的一年”里什么什么。别小看这个“的”字,一助入,真正“新年”的元素,基本被排除了。而事实上,作为昭示新一年起始的日子,元旦实在是要比“年初一”准足得多也名正言顺得多,况且,人们的生活也早已纳入了公元轨道,循着“阳历”运行。漠视“元旦”,只为有个“新年”在前头了。

这个新年就是我们的“旧年”——中国人独有的,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一个传统节日“过年”。古老的新年,只认“大年初一”。

虽说新年也源于历法,却早已超然于历法;最根本的,“历”的也是华夏民族土生土长之“法”——农历。只要翻开农历史册看一看,便可知新年的厚重了。
农历,又称夏历、阴历、黄历、旧历等,相传创始于夏代,故称夏历。在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进程中,不断改进、充实、完善,根深柢固于华夏大地,至今仍与公历并用。即便是今天,你到乡野间去走一走,问问老人们日期,他们的回答基本上还是“初五、初六”,“月半、十六”,“二十、廿二”。那叫“日子”,推的是农历,跟“大号头”(阳历)无干。中国原是个农业大国,农民一年农事春耕秋播,天文天象、气候气象,包括农谚俚语、生活常识,遵循的都是农历。因此,以农历推算的新一年起点,便是新年的圭皋——数千年的生成完善,数千年的约定俗成,数千年的“除夕”“新年”,已是一份沉甸甸的祈祝与欢喜,渗透中华血脉,滋养民族文化,是华夏文明的一座文化长城。世世代代,影响文化着每一位炎黄子孙。据此,“元旦”一词也并非舶来品,它最早出现于《晋书》,据说在颛帝时代已有了“元旦”一说:古人称正月为元,初一为旦。古之元旦者,犹大年初一也!
再说公元纪年,运用于我国是辛亥革命后的1912年,且从一开始就是悬浮于民的“上层建筑”,待到普及百姓,已是解放后的事了。满打满算,也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所以么,此新年与他新年,岂可相提并论?

但时间只是一个方面,“外来户”也只是一个方面,真正令人们对农历新年如痴如醉,或者说对元旦新年漠视冷眼的,还是经济这根杠杆。曾经把“年”过得如此望眼欲穿如此激情澎湃的,是因为曾经的贫穷。

将历史往后小推一把,四十年就够了,看看那时的“过年”,就知道什么叫“新年”了。

不说庄重繁复的敬天地拜神灵祭祖宗,也不说天人合一的辞旧迎新,就说人们如何筹新年、望新年——在乡间,农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是围绕着新年转的。人民公社时社员一年工分积算也要在“过年”前一二日发放,那几张薄薄的人民币简直就是新年的通知!农民平时吃着黑沓沓黄糊糊的麦饭玉米粥,但“年夜饭”和年初一的早饭是一定要吃上“白米饭烀圆子”的;平日里穿着补丁打补丁,除夕夜母亲从板箱里拿出压得整整齐齐、散发着樟脑丸香气的新衣服放在孩子们的枕边,虽土布粗线,却是簇崭新的。缸里留着半袋稻米高粱,瓮里存着一包豆子花生,秋天里收起一把葵花籽,也必收藏起来“过年吃!”记得《白毛女》中的杨白劳吗?过年了,躲债回家也不忘“二斤白面”“一根红头绳”……新年到,轻松的日子也到了,再劳碌的人,新年这几天总是不下地的。彻底放松的全民休闲,男女老少走亲戚拜年,晒太阳聊天,“正月嗑瓜子”——祥和弥漫在天地间,呼吸进身体里。这就是新年。

哲人言,惟其痛苦,才有快乐;我们能不能说,惟其贫穷,才有“新年”?

今天,天天吃鱼吃肉吃白米饭了,就再没人为“年夜饭”殚精竭虑,对新年望眼欲穿了;今天,穿新衣新鞋是极平常的事,就再没有大年初一早上换新装的美意了;今天,乡下人家也卫生间淋浴房窗明几净,“陈年里掸烟尘”沐浴清扫的习俗也隐退了;最高潮除夕夜守岁,摸到枕下压着的那只小小红包的激动与惊喜,也被电视、电脑、手机与百元大钞张扬得杳无踪影了。而今“过年”,真是淡多了。

乡间老人们感慨:“现在是天天在‘过年’呵!”既然“天天过年”,也就无所谓过年了。或许有一天,随着过年的渐趋式微,“新年”真会让位给元旦?

不觉钩起往事:正好是50年前,那年,“破四旧”居然把“过年”也“破”了,所有大人继续抓革命促生产,所有小孩继续“破四旧”。那年没有“过年”,自然也没了新年。然而,那年的元旦还是没人记得,但那个没“年”的新年,却如一抹淡淡的,带着寒意的烟雾,迷茫在记忆深处……

这,是否文明的伤痕?

试想:元旦没了,人们至多怀念一天假期;“新年”没了,是中华文明的一脉断裂——元旦如何承受得起?

正深沉间,忽然,远远近近的,“嘭——啪!嘭——啪!”一片爆竹声。所为何事?外子说今日是冬至,是灶君公公上天汇报(人类是非善恶)工作的日子。

不觉莞尔:泥灶火灶没了,灶君犹在;宇宙飞船都上天了,玉帝也还在。这世上有多少美好的事物,不在人们眼里,却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