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江南寒潮  

2016-02-17 13:52:52|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心里清楚,以“江南寒潮”命名有问题。但因着这寒潮停驻江南肆虐江南,又引发了江南诸多故事,就故且用之吧。

说实话,江南人历来不太在乎寒潮。不就是冷空气么?冷空气一波一波地来,冬天也一步一步地近了;要是冷空气老也不来,天也就老也不冷,像话吗?江南人不理会这种“潮来潮往”的空气,根本原因,还在它的“弱势”。在我们江南农村,再寒的“潮”来,也就是“一冻一开烊”罢了:夜间结冰,白天融化。太阳底下的泥土总是湿漉漉松塌塌的,一脚踩去,一鞋的泥泞……再加上近些年来,耳边老是“暖冬、暖冬”地吹,耳朵吹大心也吹暖了。冷空气也罢,寒潮也罢,北方也罢,西伯利亚也罢,基本上都没什么感觉了。如若真要寻找冬天的感觉,江南人以为,至少得有雪——“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来劲!没雪,算什么冬天?

也许正是个中缘由,前些日子天气预报说有西伯利亚特大寒潮来袭,气温要下降到零下八九度时,还是听听罢了。零下八九度?有过么?吹呀。甚至有人窃喜,这回总该下雪了吧?终究是江南人,对寒冬的认知就停留在“大雪”与“冰雕”的欣赏层面,哪里体验过真正的“三九严寒”?

然而,真的来了!没雪。

先是北风呼啸狂扫大地,整整一天一夜,倾刻间,空气干冷得开裂。早晨爬起来一看,“满眼冰封”——玻璃窗上一片迷迷蒙蒙的冰花冰凌,将室内四壁涂满了灰色的寒意。开不得门,出不了户,一切都在凝固的冰冻中敛声息气,连灶台水池上的抹布都硬了!

这才相信,这趟西伯利亚来的,并非一般的气团,竟是一个彻骨的寒冬!原来,剧寒速冻,哪来飞雪——无怪乎老人们总说“下雪不冷,冷在化雪”——无雪的干冻,才是真正的严寒!一算日子,正值三九四九交界点。一点不错,“三九四九,冻死饿狗”了。

寒潮吞没了江南大地,千里封冻,万里还是冰封!

对着干冷干冷的空气,透骨、刺骨、刮骨的寒冷,江南人并不怕。现在生活水平高了,只要轻轻一点,空调里继续“暖冬”。阳光从长窗射入,满屋子的温暖与明媚,江南的冬季,依然春意盎然!隔窗远眺,天是那么蓝,太阳是那么灿,空气是那么干净。远处的田野、河流、道路,近处的屋脊、庭院,绿树……一片莹莹的蓝绿色冷光,美得眩目。

正这么销魂着,不对!水没了!自来水笼头“嘶嘶”地抽气,空了!

平时只是唱唱“水是生命之源”呵,当真断了源,急得团团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打电话,认为只要电话一通,水就来了。浑然无知被寒潮包裹的江南已冻得“天高地厚”。很快,电话通了,许是求援过于气急败坏了吧,得到的回答竟同样气急败坏!他家也没水了?一个闪念,只听得话筒里嚷道:“天太冷了!都冻住了!没办法的!有啥办法呢!”便撂了。

有啥办法?我哪儿知道?气愤令智商情商急速下降。愣在电话这头,怎么也想不明白天冷跟停水有什么关系。所有的“常识”、“常态”和“常规”,都是“江南”,江南的水,江南的太阳……难道一夜之间,冰冻六尺?终是不服。再次情绪激昂地拿起电话,向高一层管理通话,实质是举报,并且认定,电话一通,水自会来的!

这次是满室春风。接电话的姑娘(声音和语气上判断)很柔和很温婉地问清情况并答应处理,临末还道了声“谢谢来电!”。

水没来,心被安顿下来了。

第二天,阳光仍很灿烂,但屋前的冰依然坚硬;第三天,阳光继续灿烂,但但屋前的冰还是没化;第四天,阴雨沉沉,想,这冰是化不了了……水,当然没来。

只到此时,才真正读懂了寒潮,读懂了西伯利亚,也读懂了江南寒冬!至于是否“百年一遇”,对老百姓来讲,也没啥实际意义。反正冻住了,也不是你一家一户或几家几户的事,整座城市以及乡村,无数居民和企业,都被封冻进一片慌乱之中!其实从封冻的当天下午,就可以看到凌厉寒风中许多水工在弯腰屈背忙碌,掘冻土、挖冰泥,一身的冰凌一身的泥……火气便渐渐褪了,电话也不打了,只面寒冬,奋力砸开了同样封冻的,多年不用的农家水井井盖,解决生存危机。

大概从第三天开始,新问题“涌现”了:由于冰的融化,水开始喷涌——只不过不是在水笼头里喷,而是满世界乱喷,楼上楼下,屋里屋外……原来,被冰冻的水管水道水表等水设施一开烊,热胀冷缩暴裂了。一时间,暴裂声此起彼伏。该出水的还是没水,不该出水的到处喷水……

水电工们忙得是晕头转向。看电视新闻,说在抢修现场的工人们,往往要是从早上六点干到深夜12点!在我们乡下,地方视频也贴出了应急招聘水电工的广告……还抱怨什么呢?知足吧,感谢“农夫井泉”!

接着,又听说镇上的五金店生意也猛地欣欣向荣起来。凡是跟水器有关的零部件,比如水管,水塔,水箱,水池,水斗……一直到抽水马桶,大到几十元,小到几毛钱,都卖光了。还听说,一些脑子活络的小店主趁机悄悄抬价,一元的变二元,二元的变三元……大家只顾着抢买抢修抗堵,谁还问价?好在也是“百年一遇”,无所谓了。总之,无论是等水的,还是涌水的,此时此刻是决计不会因着几元几毛钱浪掷光阴或白花花的自来水的。

终于有点开悟了:如此“剧寒”,实乃天灾——整个江南,听说光冻坏的水表,就何止千数万只!更别说上上下下来来往往的水管水道网络了。此等“球事”,你去怪谁?“自重”吧。

电话里的“春风”渐渐远去,费心费神的等待也渐渐远去,开始进进出出、跑来跑去、“卟嗵、卟嗵”的吊井水拎井水,也开始努力地克服并适应着满嘴满舌的腥涩……“生于忧患”之心终于沉静了下来,对于生活无法解决的苦痛,痛苦又有何用?

泰戈尔“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的“诗意”,也于此时此刻有了更为朴素而实用的理解:人生苦乐全凭智慧与耐力消化转换,于其沉浸痛苦不如穿越痛苦,去痛滤苦,乃生命又一崇高境界也!

如此一想,心又大了许多。

据说,城里好多断水的人家用桶装纯净水过日子。在我们乡下,有井水就不敢奢侈了。虽说这井挖了三十年,闲置了三十年,也没消什么毒,但细想想,同样也没什么污染。吃了一天没问题,吃了两天没问题,第三天胆子也大了,吃起来也坦然了。要不是每天跑进跑出的取水,要不是沉淀来沉淀去的泥沙,要不是清晨起来满嘴满舌的腥涩……寒潮也就过去了。并且还有收获:江南人懂了,真正的“三九严寒”,冷会冷到下不了雪,冻会冻到断了水。再不敢忽视寒潮了,至少已学会“剧寒自重”;也不敢嘲笑“暖冬”了,谁知晓“天意”呢?

就在安然放弃“水自来”的时候,第五天——谢天谢地!——水来了!尽管只是“细水长流”,但毕竟是流出来了!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深深领悟:无失即无得。原本深奥的哲学命题,被一个寒潮轻而易举地摆平了。此刻再回味这连续四五天的断水,也就是“农夫井泉,有点涩”罢了。

正待收键,忽地听得天气预报,说冷空气又要来了,并且有雪。

还来呀!下雪?算算日子,已将“六九”。“五九六九,泥里出露水,河边抽柳丝。”呵呵,再冷也不会冷到再掀井盖吧?然而,终究还是小心翼翼地将小井周围打扫得干干净净……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