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西北行(三)  

2016-11-15 12:15:03|  分类: 旅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焰山的绿沟天池的马

原准备写吐鲁番的葡萄天池的马,后来一想,葡萄与马有何相干?并列起来,感觉有点对不住马。那么,什么才与马相匹配呢?细细一排,便想到了火焰山的绿色沟谷……对了,唯有它。

要写它,先得说火焰山。想来,这“八百里火焰寸草不生”是全中国人民的“共识”,文化再浅《西游记》深入人心。因此,没到过火焰山的,凭着电视屏幕或小说文字,只道火焰山是“熊熊燃烧”的“一片焦土”。到了火焰山便呆了,什么“寸草不生”,生得还生机盎然呢。

面对这一弯绿色,是怎样的新奇,震惊与欢喜啊!

沉下心来,虔诚地重新审视眼前这号称中国“热极”的火焰山。极目远眺,是一个仿佛正在燃烧的彤红的世界:赭红的山峰峭壁,赤红的沙岩石砾,朱红的沙土大地,连阳光都是金红色的;布满褶皱的红色山体曲折雄浑,到处龟裂的红色山地千沟万壑,红尘弥漫,热气蒸腾……

然而,兀地冒出一丛翠绿,又一丛翠绿,星星点点,牵牵连连,宛延着,左右伸展。一弯显得惊世骇俗的绿色,如一条缀着绿宝石的腰带,嵌于一片火焰之中,任凭燃烧,熠熠闪烁……

谁说寸草不生?生命尽在“火焰”中!她袅袅伸展着,亭亭矗立着,执拗而傲慢,洒脱又逍遥,从容镇定。

这是火焰山中的木头沟。

慢慢靠近她,汗涔涔,气吁吁。站定在如悬崖般陡峭的沟壑边,不敢探身也不敢久留,脚下的沙土石砾随时都有可能松动。就这样望去,沟里一派苍翠,绿荫袅袅,仿佛听见溪水潺潺。稍稍后退,久久注目挺立于胸前的这一片翠绿,红尘点点,却遮不住绿意绵绵……不觉深深感动:生命,真是这世界最壮丽的奇迹!

苍天作证。如此鲜嫩活泼的一弯新绿,顶着如此天荒地老的灭寂,照样高歌生命的清亮。这是何等的气度,何等的顽强!

碧空如洗。金阳如火。红尘如梦……

唯自尊自强。唯慎独。天地给我一线生机,我便报以一生痴情。

孙悟空与铁扇公主远了,唐僧取经普度众生也远了。于“火海”中送一片绿荫,于枯败里守一份灵性,于酷热下呈一抹清凉,卑微的生命也可以如此崇高!这,就是佛性。

此后,尽管在吐鲁番盆地多处领略清泉淙淙,绿树成荫的“江南”美景,欣赏葡萄架下美丽的“阿娜尔罕”热情奔放的歌舞,赞叹吐鲁番的葡萄似珍珠玛瑙馋涎欲滴,但无论如何,再没有火焰山下那一弯绿荫更令人心旌荡漾了。

直到第二天到达天山天池,遇见了那匹马。

我这个人喜欢旅行却不喜欢热闹,尤其是数十数百人挤在一堆的看热闹。天池并不大,面积才380多平方公里,因是高山湖泊,在群山环抱中就显得更小。峰峦云雾缭绕,湖面轻纱掩笼;青松云杉层峦叠嶂,博格达峰白雪皑皑。这海拔1900余米的天池真可谓天上人间。可惜人实在太多了,到处都是手机、相机在“喀喳、喀喳”响,不一小心,你便是景中之景而大煞风景。便悄悄走开,顺着池岸信步,只想找一处清静,好好享受天池。在一个冷僻的山洼,便遇见了它。

马!一匹白马!一激灵的欢喜。四周一看,没人!欢喜又进了一层,心都砰砰跳起来。脚步放轻,慢慢地靠近。这是一匹瘦瘦的看上去极普通的马,没有光鲜洁净的毛色,也没有威风飘然的鬣鬃,连马鞍都没有,只系着一副说不清颜色的马辔,牵在一棵不高的松树上。它孤独地站着神情怡然,像是在定睛注目天池,又像是在冷眼旁观不远处的人来人往。

 “嗳,你好!你好吗?”

它侧过脸来瞥我一眼。就这一瞥间,我们的视线蓦然相碰——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呵,那么大,那么深,又那么温和宁静,深琥珀色圆润光泽的眸子里透着生命的灵气与安详。世界上再没有第二双这样的眼睛了!

 “别怕,朋友,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跟你打个招呼。”就这么近地看着它,满眼是笑,相信它一定懂。

它略感不安地举起前蹄移了几步,明显要跟我拉开距离。

“朋友,你叫什么呢?怎会一个人在这里?”一边忘情地自说自话,一边不自禁地向前移步,探身伸手,想要抚摸它又怕惊吓它,就势改作摆手,向它传递一个陌生人类的善意的喜爱。它甩了甩尾,不时移一二步,始终与我保持着二三米的距离,听我说话,警惕地瞥一眼,目光里毫无恶意。

我们就这样对峙着:我不敢前进,怕它生气;它也不再后退,只是侧过身去注视远方,好像是提醒我回到那喧哗热闹的人群中去。

“哦,朋友,你叫什么呢?一定很寂寞吧?是吗?”禁不住又向前移步。

“嗨!走开!”蓦地一声吼,把我俩都吓一跳。显然,“王子”到了。我微笑着向后退去,在离它八九米的地方站定。我想我只是喜爱它看着它,并无恶意。

“王子”匆匆而来,一手拎着块不小的木板,另一手抱着堆像是马鞍的家什。见我不走,他忽然和气了许多,告诉我不能走得太近,生怕会踢到或者撞伤。看来,他也没有恶意。三十出头,胖乎乎的,皮肤黝黑,浓密的黑发上扣着顶小小的花帽。看装扮眉眼像少数民族,可听口音是标准的普通话。他很麻利地给马套上一副深棕色鞍,然后解开缰绳将木板搁到了鞍上,就牵着马向热闹处走去。我跟在他们后头,一路猜测,在这寒意袭人的高山平湖边,在这热闹的景区中,它从事什么职业呢?

到达热闹处,亮出木牌,“照相 5元一张”。哦,原来是匹供人摆姿照相的马。不知为何,有点失落:不拉车也不驮物,不用劳作也无需表演,只配合人类照相。委屈了!

我自幼崇拜马。总想有匹马。清晨牵着它踩露珠沐晨光祈一天美好,黄昏为它毛,理思绪清焦虑还它一身给自己一日圆满。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呀!可为此曾遭四方嘲笑:养马?你要它何用?还不如养牛养羊,养鸡养鸭,或养狗养猫。养马神马用?真为马悲哀我的同类竟用如许畜牲与它平起平坐

马是什么?是世上除了人最有灵性的动物!自古以来,唯有马是上战场的!就说“三国赤兔”:奔腾千里荡尘埃,火龙飞下九天来”;乱世烽烟委曲求全,遇关羽英雄惺惺相惜,后麦城失主竟以死相报……哪管史实史虚,唯马是尊

今日终于有了一次亲近马的机会,虽然只是匹照相的马。

忽然,嘻嘻哈哈,真有人来照相了。靠着它,牵着它,骑上它,抚弄它,一片欢声。“王子”忙得不亦乐乎,马却沉静地面对周遭世界。顺从地站立,顺从地昂首,顺从地踱步,顺从地等待男人女人们你上我下地忙碌。出奇的沉静与顺从里,给人以一种盈泪的酸楚……

举步离开。不能与它告别了。我不照相。

天池的天蓝如丝缎,天池的水清如明镜,天池的草丰如绿毯,天池边的马应该是幸运的,快活的。可我的白马,你幸运什么又快活什么呢?

怅然登车离去。窗外伸向碧空的莽莽草原缓缓退去又缓缓进展无边无际,成群的牛羊漂亮的马儿在阳光下悠闲地散步嚼食,三三两两,斑斑驳驳……忽发奇想,此情此景,多么像是摆着一局“天下奇谱”的“方圆”,命运九段二神坐镇对弈正杀得难解难分。然,这硕大绿色棋盘上的颗颗小小子儿,无论黑白“冲”“镇”,即便是“孤棋”“废子”,竟不失悠悠……

人生亦然。

强者出击弱者退守,贵在随遇而安。一弯绿沟,一匹白马,“火焰”中炼,“照相”里守,生命同样值得敬重。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