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校长  

2015-12-22 10:27: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取此题便想到魏巍的《我的老师》,并非不知天高地厚,实在是如此称呼显得亲和。记得前些日子一位校长微博留言,说都退休了,还是以姓名称呼吧。便还言,“一日校长,终生校长。”看似肉麻了点,却是真心情。

生命中邂逅三位校长,分别于三段人生,稚拙,历练,成熟。每一行深浅歪斜的足迹间,无不投射着各位校长的人品风采。有人说,“一位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确,一如交友,与好校长处,同样如入芝兰,久芳自善。

第一位校长,是三十年前故人。每每想起她,总有一种叫愧疚的情感涌上心,教我好好做人。

那时,刚有一介农妇转换成一名工人,不久又转进了办公室。撇开文化学识涵养的肤浅不谈,就刚刚剥离“战天斗地”的稚拙生命——它与年龄无关——该是多么粗陋!果然,凳子未热便打包走人,校报到。那时,刚任校长。与所有零距离提拔的新人一样,少有敬畏感,还极易受挑剔。因此,当时没人称她校长,依旧大号来大号去的叫。但本人例外:一则初来乍到,总该按规矩出牌;二则,对一个初尝天高地厚又毫无耐挫能力的失魂落魄者而言,从“厂长”“校长”的转弯,轻轻一晃,没什么感觉尽量缄口姓都省了,就一个“校长”。发现,无论“大号”“职位”,她的回应一如既往地很精神很卖力

我们的相知,竟源于一场吵架。

已记不得具体为什么吵了,只记得当时本人充当的角色类似于“两肋插刀”。吵得凶,有点石破天惊沉默了个月的生命突然找到了出口,对一位善良朴实的女性倏然暴发。拍案大叫你当什么领导?懂领导艺术吗?以为在菜场上哪!估计当时的嘴脸就是东狮,因至今她苍白的脸颤抖的唇……

第二天上班,有人校长哭得很伤心一黄昏都在办公室里……

内疚蓦地涌上心头。忽然意识到日之纯粹是借题发挥。迁怒“池鱼”,“贰过”于人?如此“英雄气概”,实在是鄙俗蛮横之至!

阔步走进校长室,真诚直白校长,我是来向道歉的。昨我对你的态度是错的!还有……既然犯错当着众人,现在道歉也要请大家来——

不、不、不……算了。”她显得惊慌失措,连连摆手。可我看见,她的眼睛肿得几乎成了一条线愧疚开始噬咬起沉潜的良知……

不行。我要这么做。我转身出门,她在后面一边叫一边追……

真是大概就是那天开始吧,我整个人又活了,终于爬出了那段泥泞生命投入一个的开:当老师吧,因为有么多学生带着真诚的在叫你“老师”

从此,我就是她手下的一个兵。跟着她学弹琴,跟着她学跳舞跟着她学做老师,也跟着她学做人。尽管学历比她高,历比她深,但凭着她那干净的胸怀——之后从未给穿过一双小鞋小袜,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敬重她是一个好人。

也就在这十年间吧,生命角色顺利转换。浸润宽容,学会友爱。感谢生命中第一位校长。

认识第二位校长,是在教育局的一面大墙上。那一幅幅基本上与标准像差不多大小的照片高高挂着,大概有七八位吧,是本地区第一批中学高级教师。一幅幅地看过去,发现看倒了,在最末而实际上应该是第一幅像片前驻足:大名鼎鼎,一所重点中学的数学教师。认识并不熟,仅带点儿“裙带”——他妻子曾与本人在一个学校工作过。抬头仰望这位不风流却很是倜傥的中年男子,想象其久闻的大名:自成一格的教学,生动活泼的教风,深入浅出的讲课,幽默风趣的语言……哦,还有,更令人称道的,待人真诚谦和,扶助青年教师满腔热忱……一个半路出家的新手,面对一位深受学生爱戴、家长欢迎的资深优秀教师,说实在的,别说“高高在上”,即使站在面前,除了仰望还是仰望。

然而,命运真是个妖怪,捉弄起人来神不知鬼不觉,直教人生死不得!

如果说,与第一位校长命运相交的楔子,多少铸就于自作自受;那么,与他,第二位校长的命运相交,纯粹是溺水者与施救者的邂逅。

那是在他从墙上“走”下来,我从岗位上撵下来之后。他虽已退休,但老骥并不伏枥,壮心仍在千里——正领航一所民办学校。抱着试试的心态,竟获得成功。未知是否带点“裙带”,想来,与他妻子几无交集的一年同事,是生不出多少情愫的。心中明白,校长聘用,出于公心,真心,爱心。

命运真是无处不在!有时候,世界小得可叹可悲!刚到任,便与一位同宿教师窄路相逢——她曾就职于我原校,后解聘于本人负责班主任工作期间。于是,冤结难解,烽火骤起,直接燃烧校长!

为避开锋芒,遭过舍内“雨淋”,听过夜半歌声,黄昏徘徊过街头,深夜卧“塌”于办公室……无奈,要生存,只有沟通。便推心置腹,肝胆相照地与之交流,希望能尽释前嫌共创明天。不料,复仇之剑一旦出鞘再难回头,俩人的子夜谈话被全盘托出且色质尽变,直接离间董事会,发难校长……

终于恍悟,世上真正的“苦其心志”,十之九十,绝非“天降大任”,至多也是“磨其筋骨”罢了。在静静的夜空空空落下之时,在绝望的泪珠簌簌滚落一地之后,“心志”清了:准备再次打包走人

果然,校长找谈话。心里已有准备,批评,生气,训斥,责难,都于情理之中。然而,校长只是平和地看着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他,不再仰面,银丝镜框里一双深邃而平静的眼睛——平和地诉说当初选聘的心意,平和地解释学校的办学方针及他个人的教育理念,再平和地表达他人生的满腔热忱……没有一句批评,没有一句责怪,甚至都没提那个直击他个人荣誉的“子夜谈话”,只是平和地告知,他对一名教师的尊重与希望……

漫长的谈话,演绎成由衷的倾听。我没吐一个字,只是点头应答。水是搅不清的。面对清水,你还搅什么呢?唯有倾听。

此后,在这位校长的麾下当一名敬业守职的兵,忠诚教育,挚爱学生,直至2年后原校召唤返回,平安度过生命中一段艰难。福泽仁慈,谨记包容,感谢生命中第二位校长。

交结第三位校长,时间很短,只一个学期。作为下属,我一直在默默注视他:一脸虔诚,一腔热忱,一身书卷气,那闪烁于浅色镜片后的温和而略带朦胧的双眸,依然透逸着少年般温柔炽烈的梦……

他说他是教师,三尺讲台,数十春秋,桃李芬芳;但大家知道,他当过局长,12,主管教育的局长,期间无论基础教育职业教育,精彩纷呈。退休之后来民办学校当校长,是因他从未涉足过民办教育。实践之真知,并非仅工作需要,还有生命需要,社会进步的需要!他来了,打开了学校紧闭的门,各兴趣科技辅导力量进驻学校;着手力解被奉为民办学校生命线的应试教育之结,推崇完善生命的教育之本,创新民办特色……

一天,校长给一群为考试而愁眉不展的学生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他非常爱画画,还“会点儿”画。当年,他住的那农舍,一摆放着死人牌位,安着他的。这种怪异的生死相融,不仅给予他沉静阅读,沉静思考的机会也给了他沉静画画,沉静生活的空间。一深夜,有人嘭嘭敲门,梦中惊醒,刚拉门闩,当地农民推门而入,恳求校长去他家画画。他说,他的母亲刚刚去世,老人一辈子没照过像,现在死了,子孙们个记念。憔悴的汉子嘶哑着嗓子求道:听说你会画画,请帮帮忙,给我妈画一张吧,你了!

那年校长17岁,刚被红色大潮冲出校门。但冲不走他对书的迷恋,对画的热爱;繁重粗砺的农活,也耗不去他一身的书卷与儒雅面对死尸作画?他有点懵。况且,他只是“会点儿”画画,哪能对付这标准的写生——确切地说,是写死”。怎么画?他稍稍愣了愣却什么也没说,拿起纸跟着农进了沉沉的黑夜

忐忑不安的少年,站在死者的灵床边,第一次看死人,看得如此专注认真,细微。这需要多大勇气?校长没说,学生吸气。凡懂艺术的都知道,艺术的灵感来自心灵的交流。而此刻校长面对的是一具死尸,一张全然无情的,死板的,还是陌生的脸如何交流,如何沟通?素描?写生?谁与评说?

校长的第一件作品发表了挂在农家的堂屋里。知青部落,镌刻人们心里……

从此,他的学生懂得,人有一技之长,生命就多一分自信,生活就多一束阳光,人生就多一抹色彩。他把学生的课堂摆向生活,他把自己的工作定性为提升学生的学力。他说,永恒的主题,是做人。

学生爱听他的故事并从故事里遥望人生。秋冬芦苇深处一脚高一脚低的淤泥跋涉饥肠辘辘,春寒风雪夜归迷途黑暗世界的踽踽独行;削瘦的肩膀起沉重的粪肥桶担蹒跚于荒草泥径,摔倒爬起;舔噬创痛重振翅翼冲飞蓝天的决绝,无悔牺牲。“羽翼可折,梦魂犹牵,爱愈炽烈”,只为生命的至真至纯!

“校长,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您起起落落走到今天,走向成功?”这是学生的终极提问。

“梦,永远美好的梦:少年的入团宣誓,青年的入党宣誓,讲台下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庞和无数双孜孜以求的眼睛……”

校长的回答如诗如梦。然而,生活不是梦。校长要走了,为坚持他的梦。依然一脸虔诚,一身书卷,职守至学期最后一天,最后一刻,最后一名学生离校。微笑,从容。

我没去送校长,甚至连面都没照。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不该说什么。或许,这有点伤他,但他一定不会想到,一个默默注视他的人,从此读懂“坚持”,并秤出了它的份量——“古今中外,多少仁人志士,壮志未酬,英雄泪倾,怎一个字了得!”这是校长自己说过的话。

这世界,究竟是在“成功”中前进,还是在“失败”中前进?

键运至此,心已了然:纷繁世事,真的无所谓成功,也无所谓失败,只取决于如何看待——用心还是用眼?倏地,一个念头跳出心间:莫非,“德谟克利特的眼睛”,是真的?

诚致祝福,给予天下至真至善至美。

收笔重读三位校长的故事,不觉莞尔,居然也理清了自己大致的人生走向。“蓦然回首”,并非“灯火阑珊”,恰似居高临下的俯瞰——无语悲喜,宜当欣慰,感谢我的校长。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