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师风长青  

2014-09-01 13:36: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鬓霜染,回味最无穷最温馨的是童年和少年时光,是学生时代。每每沉入其中,常常忍俊不禁,为稚年的顽劣,鲁莽与无知。在这一幕幕生动活泼的画面里,色彩最鲜明的是老师!是的,岁月荏苒,师风长青。

按今天的标准,本人不能算好学生,离优秀更是十万八千里。然而,千真万确,整个学生时期,却大大小小一直算是个干部。尽管“仕途”不同,比如我姐,她是以文雅的气质,优异的成绩取胜,我则以泼辣的作风,无畏的勇气夺标。那时,中考高考没现在这么严重,我们对于“附中”呵“女中”呵什么的,也不太在意。就凭着身后一帮子始终保持着玩兴盎然的杂牌军,我的感觉一直良好。当然,这种良好,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我启蒙老师的和蔼滋养的。

一到三年级,我的班主任是孙老师,一位年轻秀气的母亲。白皙的皮肤,深邃的双眸,绛红色锈琅架眼镜。透过镜片,孙老师的眼睛闪现温柔美丽的光泽,令一个丑陋的小女孩崇拜得五体投地。每天的晨会和每周的班会,是我极其盼望的时刻:孙老师微笑着走进教室,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有点泛黄的书,开始给我们朗读童话小说。至今仍记得她那极富磁性的声音,那一口标准圆润的普通话,以及一片片从此飞入我心灵之窗的缤纷:长鼻子的“匹诺曹”,化作泡沫的“小人鱼”,白雪公主和小矮人,姆指姑娘和丑小鸭……作为语文老师,与其说是她教会我认字读文,不如说是她牵手将一个愚顽的卑微的小女孩引上了文学殿堂的第一个台阶。她站在讲台前动情地朗读,教室里鸦雀无声……

孙老师温柔慈爱,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无论你学习成绩是优还是差,她都细声细气地叮嘱,从未有过横眉竖目的批评,至少,记忆库里没有。也许,正是这份慈爱,让一个不太聪明又相当顽劣的女孩,变得自信起来。

那时,在学校里,玩和劳动是我的主要功课,学习倒是其次。一方面要应付忙乱的家务:母亲正从事很繁重的工作,姐姐又是团支书又是学生会,忙得家里不太见人,而且,她也不像是做家务的女孩,自幼根植于她生命的是一种优雅的淑女风范,父母便自然而然地指向,我也自然而然地担当起了我们这个劳动家庭的劳动任务。如此,家务便成了我一份相当有分量的功课和作业。要完成它们,实在是离不开孙老师的谅解和宽容的!也许正是繁琐的家务,使我视学校劳动轻车熟路,干起来腔调十足。故一开学,我的第一个职位是小组长,那是孙老师发现我的扫地优势而委以重任的;第二个职位是戴上红领巾后,当上了小队长,那是全体同学推举的,特别真实,因那天下午班会我请假陪小弟打针去了,不在场。

小队长职务干了近2年,一直维持到四年级结束。当时的形势是只有下滑至平民的可能,绝无晋级到“中层”的希望。问题就出在数学上!记忆中,我的数学从未得到过一个满分。到了五年级灾难就更深重,记得最高的一次、也是让我终生骄傲的一次,好像是87,用今天的标准,应该还是差生。就是这样一个数学盲,偏偏在四年级时遭遇了一位精通数学的班主任!

说陈老师精通数学是因为看她在黑板上解题,粉笔“刷刷刷”,三下五除二,易如反掌,可一到自己手里,吱扭吱扭地挤,半天也挤不出一个像样的数字;有时当堂批改课堂作业,徨徨不安地走上讲台,徨徨不安地递上作业本,又徨徨不安地盯着她那只握着醮水笔的手——稍稍弯曲的食指与中指间,一小片精致的粉红色墨水,使雪白的手显得更白更漂亮——又是一阵“刷刷刷”,眼花缭乱,长长的一串红叉,一气呵成。再徨徨不安地回到座位上,一往情深地水深火热起来……实在搞不明白,自己苦煎苦熬的计算,为什么到了那支笔下竟如此“不堪一提”!因而,至今仍保持着对数学的肃然起敬,对数学老师的肃然起敬,尤其对女性数学老师的肃然起敬!

陈老师教了我两年数学,留在我记忆里的,除了她挺着个大肚子(怀孕),在教室里被我们弄得歪七倒八的课桌过道里,艰难地走来走去的极其凶险的一幕,就是那清脆的嗓门:倒也不是因为她一“恨铁不成钢”就威胁要罢我“官”,而是我确实无法搞清楚一串串的数字和那些“甲地开出、乙地开回”之类的东西,就只好“忍辱负重”“饱经风霜”了。

五年级是我的转折点。班主任换了语文瞿老师,一位圆脸圆眼的青年男教师。我便得到了第三个职位,坐上了中队劳动委员的宝座。毫无疑问,瞿老师首先开发的还是我的劳动潜能。但这万分的激励令我万分珍惜,并携我乘风破浪一路高歌——第四、第五、第六个职位,中队长,大队委员、大队长,封顶。自然,从荣升中队长起,我的学习成绩也有点儿见长,实际上也就是一门语文,数学仅仅是被勇气激动而刚好脱贫。但和瞿老师“相知,相识”缘于一堂语文公开课,课题好像是《我的伯父鲁迅先生》。课上,因鲁迅的“碰壁”而“卡壳”,全场肃静,瞿老师急得额头冒汗……一向古道热肠见义勇为的我,在满教室老师的众目睽睽中,“两肋插刀”霍然站起——尽管答非所问,但终究否定了“碰壁”的本义而引来了满座掌声……之后,瞿老师又激活了我写作的兴趣,并在我的少年生活中描绘上亮丽一笔——坐在曾经是中共地下党员、且被敌人老虎凳折断腿的威武的校长身边,主持全校“六一”少先队检阅仪式,至今历历在目……

小学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任何一位老师,不知他们还健在否。时常在梦里回到那所早已不存在的小学,回到那幢老式的木教学楼里,在昏暗的楼道里寻寻觅觅,找老师,特别是瞿老师,想告诉他,是他的关爱成就了一名语文教师。

时光如水,生命如流,岁月汩汩而逝,真情殷殷长在。铅华褪尽,方识人生至真;功利摒却,乃悟生命至爱!静静回忆童年少年师尊,如深谷溪流,自然,深幽,沉静而清亮……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