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元宵》  

2012-02-06 16:45: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半,元宵,在崇明乡下几乎就是清明节。这天晚餐,家家要吃一种美其名曰“卷肉包”实质是百叶包青菜豆腐的素菜不算,下午,还家家都要上坟,名为“蜡(zha 一种祭祀)地头”。远嫁的女儿即使娘家无人了,这天也会赶到娘家村落,在父母或祖上坟地蜡一蜡,香烛、纸箔和糯米圆子外,还有一样食品好像也是崇明地方独有的,叫做“卷头”。用料同样是糯米粉,但无馅,形状很像人们玩的空竹,上海人叫做“笭”的玩具,两头大,中间小,寓意祈求祖宗保佑子孙后代于人生的两头发达昌隆——是呵,人中年辛苦一点没啥,童年与晚年能开开心心就真的是有福气了。随着崇明岛交通的发展与经济的开放,这儿渐渐有了清明节,但正月半的传统依旧。今天下雨,不小,但在乡下,还是家家有人撑着伞一脚高一脚低地上坟蜡地头去。

随乡入俗,也准备了圆子卷头,去父母坟上祭拜。也许是雨天,心情格外沉重。不尽是对父母的缅怀思念,更有对生命短暂、人生何其匆匆的感慨与惆怅,这大概与本人上午最后一次去探望老江有关。

这最后,既指老江活着时也指老江死后。她已到了弥留之际,半年熬过来了,再也熬不下去了。看着她似乎只剩下大大小小几个洞的脸,大口大口进气出气,听着喉咙口那“呼噜呼噜”可怕的喘息声,那是怎样真实的苟延残喘!家人在她耳边喊“金云来看你了!”她微微睁开眼又闭上,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继续喘气。过了好久,觉出她舌头卷着嘟哝了一句什么,她的儿女们向我解释,说她是说“我要走了”。记得半年前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曾很残忍地微笑着对她说:“都要走的,先后的事!”但今天看来她真要走了,我不敢再残忍了,只是靠近一步,尽量用很正常很清晰的声音对她说:“我不会忘记你的!”

君子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还没报过她什么;唯有记着,就当是报吧。

从她家出来以后,心里就一直堵着。四十年,不说峥嵘岁月稠,但生命的鲜活与风干似乎仅仅隔着一条线,一不小心,线断人干。怪不得林妹妹要愁:“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惭愧,正月半毕竟是元宵佳节,写这些有点不合时宜。人哪,随性而为,应情而动,真的很难确定适不适时宜;再说了,上坟祭祀恰逢“雨纷纷”,终不免“欲断魂”的,还管它元宵不元宵呢;只不过,今天又多了一个与天地日月相比太平淡太渺小的插曲而已。然而,这个插曲,应该躲么,即使元宵佳节?

此刻,引一首古人《折桂令》作结,正合心意。

 爱元宵三五风光,月色婵娟,灯火辉煌。
       月满冰轮,灯烧陆海,人踏春阳。
       三美事方堪胜赏,四无情可恨难长。
       怕的是灯暗光芒,人静荒凉,角品南楼,月下西厢。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