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有感年关  

2012-01-21 20:17:4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关”一词所指的对象,与六十年前正好颠了个跟头:过去是穷人的,现在是富人的,就像杨白劳和黄世仁一样,怕过年的绝对是后者。你想呵,光一项“明年希望工程”的“摆平”工作就要耗去多少精力与尊严:盘算、笑脸、等待、迎候,冷板凳不至于,闭门羹却是常常发生的;更别谈一团乱麻似的六角七角缠头债以及民工工资了。然而,年总得过,还得要让别人都过得开开心心,“黄世仁”们往往多多少少忽略了自己的年,至少年关这几天。

“杨白劳”们就不同了——当然,此处的“杨白劳”绝非六十年前的杨白劳。

首先,他们不是“白劳”而是“不劳”。种地怕辛苦,打工嫌出外;重的干不了,轻的太廉价;体力的没意思,脑力的没文化。几经沉浮,进进出出,终于发现,眉弯点,嘴甜点,天黑点,手长点,混混日子也还可以,今朝有酒今朝醉,从此潇洒走一回。三十年下来,社会主义新农村产生了社会主义新杨白劳。说他们穷,至今还住在五六十年前土改分的小平房里;说他们富,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其次,他们不仅敢于仇视“黄世仁”们还勇于主动出击打游击战。逢年过节,就是他们缠住“黄世仁”们大张旗鼓大有作为的日子。恭喜发财,大家发发,给钱走人,不给坐下。“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把个正在熬年关的“黄世仁”搞得焦头烂额。最要命,报不了案,上不了纲,甚至都吵不了架,因为他们都是新时期新农村的和谐对象!好事多磨么,始终弯着眉,笑着脸,甜着嘴,说是“给点,大家一起开开心心过个年”;言下之意,不给就大家别想开开心心过年。

再次,他们的尺寸把握得相当科学。比如,出击的时间,过年往往在小年夜;出击的份量,不软不硬、刚柔相济,给足底线也暗示“崩盘”后果;出击的数量,不多不少,开口2千,还价折扣,心理价位1千,这对一个年赢利五十至一百万的“黄世仁”们来说,“权当给孙子吧!”总比“咣!”地砸破块玻璃好。

综上所述,对付现代黄世仁,现代杨白劳是十拿九稳。

在我们乡下,每年年关,个个村里都有这样的“杨白劳”,家家企业也就都有这样阿Q的“黄世仁”。

昨晚听到了个笑话:十几个50岁左右的老娘们闲着没事,看看人家一开口手里点着人民币回家,心动了,也去找“黄世仁”。

“你们来干什么?吃饱了撑的啊?”“黄世仁”瞪着乌鸡大眼吼声如雷。

“过年了,我们也来……要点……地租费,都涨了,你也要涨给我们……”一个勇敢的妇女结结巴巴地说,脸涨得通红。

“是呵,是呵,都涨了……我们也要——”一片叽叽喳喳。

“涨个屁!神经病!”猛一声大喝,瞬间安静下来,“钞票是这样拿的?给你们?凭你们这几个人?放屁!找点年轻的来!找几个漂亮点的来!热大头昏!”

女人们逃走了。

我哈哈大笑。诚然!这个世界还是欺软怕硬。

想想也不尽然。兴许农妇们操作的时间、地点、方法、缘由都不科学,还有就是不成熟,在这种为自身利益而奋斗的大事件上,怎么能“结巴”、“脸红”还“叽叽喳喳”呢——自觉都理亏,又怎地克敌制胜?

已故领袖毛主席有一句名言,叫做“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人就最讲认真。”事过境迁,今天我们该说,“世界上怕就怕‘不要脸’三字,我们的‘杨白劳’们就最不要脸。”

打出来一读,甚觉不妥,比“杨白劳”们不要脸的还大有人在。

管他呢,就这样吧。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