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老江的悲哀(上)  

2011-08-10 20:17:53|  分类: 漫谈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邻居告诉我,老江这几天开始吐血,人已瘦得不成样子,不知是否能熬过这个夏天,反正时日不多了。我想去看看她,尽管她生的是肺癌,而且开始大口大口吐血。

这天,走进老江基本上没窗的阴暗的小屋,老江斜躺着,我叫道:“老江,怎样?”她双泪直流,舌头打着卷却很清晰地说:“金云呵,我不行了,逃不过了……”我很残忍地继续微笑着说:“没什么的,都要走的,你先走一步呵……后面都要来的。”

老江说话本来就舌头打卷,那是苏北崇明话,我们都习惯了。和我一样,她也是个客娘子,只是客的方位不同。我是上海人,她是江苏宝应人;我于69年插队落户此地,她是60年追着本村先是志愿军后是解放军战士的施某一路奔波赶到崇明的。当时也许是真正的饥不择食,后来发现追错了人,那施某本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浪荡赤贫户,还好吃懒做,她不甘,又没有更多的机会选择,便一头撞进了本队也先是志愿军后是解放军复员回家的陈某。还好,陈某是个老实人,只是耳朵有点聋,居他自己说是在朝鲜战场上被大炮震聋的,尽管他老妈老哥老弟一家子都聋,我们还是愿意相信他是被大炮震聋的。两厢情愿做了夫妻,总算安居乐业。这以后便是一路的生孩子,一口气生了5个,我认识她时,她正挺着个大肚子,老五在她肚里。她常常在人们的嘲弄与笑骂中申诉:肚子里的这个不是她要的,是破老棺材在她睡着时弄的,她不知道。于是,人们哈哈大笑,大家在笑声中忘却饥饿,忘却烦恼,忘却夜以继日斗天斗地的苦熬。

那时我刚刚当农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什么都不懂纯粹一个农盲,今天所嘲的二百五,当时应该是我。因此找不到、准确地说是没人要与我做农业学大寨的搭档。可老江总能不失时机地解除我的尴尬,她高高挺起的大肚子上系着条永远湿漉漉脏兮兮永远分不清是蓝还是黑色的土布围腰,舌头打着卷却异常坚定地说:“来吧,我和你扛!”于是,两个客娘子一组扛起满簸箕泥一前一后蹒跚着跑。她总是把泥落绳移得离她很近很近,近到走起来簸箕几乎碰到她的脚杆。这样,重量也就全移到了她的肩头,我肩上只是搁着个扁担头保持平衡罢了。每每这种时候,她在身后吭哟吭哟地喊,我在前头忽悠忽悠地颠,多少次叫她把泥落绳放过来些,她都不听,只管推着我向前。于是,我丝毫不敢怠慢,生怕自己不小心一个趔趄,簸箕猛地撞到她肚子上,那老五就完了……听了我的担忧后她笑哈哈地说:“怕啥,生个把小孩有什么呀,就像落小猪,咕溜,他就下来了,哈哈哈……”也许就是受她的影响,这以后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对女人生小孩我再不大惊小怪。直至今日,耳闻目睹现代文明尤其是现代医学对女人怀孕生孩子林林总总的莫名其妙的清规戒律,很不以为是,甚至感到这也许是人类生命本身的一种退化。

我默默感激她,总想为她做些什么,实在是什么也做不了。后来听说她喜欢听唱戏,而我对那几部样板戏的熟练完全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于是,只要休息,我们坐在田垄上,我唱,她哭——无论我唱什么,只要词文中有妈呀爹呀家呀的她就哭,哭得泣不成声。然而,哭完后她又笑,让我再唱,于是,我又唱,她又哭……那时候,只觉得她真有点傻呼呼的,全然不懂她离家十几年的痛苦与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