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五十年沧桑  

2011-06-17 19:08:27|  分类: 漫谈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故地要拆迁,冒雨勿勿赶去。原以为小车能开进,没想到这只是四五十年前的记忆。整个弄堂早已面目全非。无奈,车子“立定”的机会都没有,只好卡在一个三叉口。下车踽行,带着惊慌,带着困惑,带着莫名的伤感——就这一角,五十年的沧桑,历史竟走得如此衰败!

一个妇人在洗马桶,不小一摊,想来不会是一家人家的吧,那么,她一定是一个新时代马桶清洗工——不知今天的价格是多少,记得五十年前,敏虎娘给一家人家洗一只马桶一个月是3元人民币,今天应该涨价了吧——没敢问也不想问,一堆马桶围着,也根本无法近身,五十年光阴荏苒它居然能坚持到如此一成不变,你还忍心问?就此,记忆被现实击得粉碎,触目惊心。记不起哪位名人曾下过令我大吃一惊的心愿,他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若干年后上海家家都有一个抽水马桶。此刻,深深领悟先师的真爱、大爱,崇敬在错愕的凌乱中蓦生。

举步向前,这儿原本是一棵高大漂亮的柳树。清明,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入梅,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一年之中,在当时绿荫极少的城市弄堂,缱绻的柳条,唤起孩子多少美丽的梦幻。而今,我惶惶离去,躲之不及。泱泱大上海呵,这是一角怎样的昏睡!哦不,它不是睡,它是醒着,醒得迷茫,醒得焦虑,醒得匆忙,醒得慌乱——原本宽畅幽静而整洁的弄堂被无数无以名状无以言表的昏暗蚕食得扭扭曲曲、枝枝叉叉、零零落落。乡趣的篱笆没了,爬满篱笆的红蔷薇白喇叭花也没了;光滑古韵的石井栏没了,镶嵌着各色鹅卵石图案的圆井台也没了;黑漆的石库门没了,世外桃源般清静干净的天井也没了……只有堆物,到处篷盖,满眼破旧,实在没法弄清哪个门洞哪家人家。

总听说钉子户如何抗折迁,看得出这里的人们都在等拆,积极而乐观。不时有一阵阵麻将声和笑声从一个个框着铁栏的小窗洞里钻出,看不见人,但到处是人声,将雨滴搅得像没头苍蝇到处乱飞。

是该拆了。拆得太晚了。

我为这儿的老人叹息,一辈子的蜗居,生命何曾有过一份畅达的呼吸?我为这儿的少年叹息,人生最美的时光,却被如此紧张局促的空间格划得凌乱而荒蛮;我为这儿的中年人叹息,生命中最奋发激越的拼搏竟蜕化为最漫长最无奈的等待;我为自己四十年前的逼迫离开而感谢,没有当年生命的重压,今天的我完全有可能是这蜗居中的一员。

忽而想起鲁迅的《故乡》,三十年的回归,给了他萧索的忧伤;我呢,是什么?匆匆离去,仓惶逃脱,实难面对的是人类无序的生存、散漫的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