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一对冤家》(下)  

2011-12-23 19:22:27|  分类: 故事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然而,出乎意料,教籍开起来要复杂得多,根本不像当年开除自己“人籍”那么简洁。首先要审查的是该教师是否当时规划的“三种人”,即文革期间专事“打、砸、抢”分子,如是,敌我矛盾,坐牢。可查来查去,算来算去,最明显最清晰的罪证就是两记巴掌——尽管揭发者再三再四强调是两个来回,也就是四个巴掌,但审案者也再三再四劝慰,从两个到四个只有量变没有质变,最好还要有更多更大的案例来证明。然,没找到,时间不允许,第一次打人时幸亏他妈哭喊着闯了进来,实际上是被他继父打得逃出来搬救兵的——当时气得怒火中烧,现在想想多亏了蛮爷(方言继父),不然,这个打手是肯定一直光荣下去的。从此,他对“打人”一词或者说这一动作特别敏感,直到上大学,基本上没向任何敌人伸过手。当然,那两记巴掌他是抵赖不掉的,他也没想抵赖,因为这是个历史转折点,他终生难忘。因此在无数次风起云涌的揭露、暴露、泄露之后,他的头基本上也已经抬不起来了,像死猪只等开水烫。定论下来了:鉴于打人事实,且被打者留有后遗症,情况属实,严肃处理,开除教籍,但不作敌我矛盾处理。教师改行做了教工。

 

这真是两败俱伤,双方都损失惨重。“特务”不懂“教师”下面还有“教工”,闹来闹去,仇人还是吃皇粮,人生地位应该还是高他一筹,最痛心,这一年多来简直是空忙一场;教师呢,灰心丧气失魂落魄全然一只丧家之犬,从此再不分东南西北,只管低头上班下班。蛮爷对着他吼:“天天哭丧个脸做啥,像死了娘一样,能保牢饭碗已经蛮好啦!”

此话乃一针见血且血如泉涌,就教师而言,最痛苦莫过于仍须捧着这只不允许在锅里舀饭的碗——多少人遵循三十六计真正是逃避现实躲个清静试图忘却呵,他却躲不掉,每时每刻面对多少双疑惑甚至嘲讽的眼睛,尤其是昔日的学生,都觉得生活蛮搞笑,但想不到笑料竟就在身旁,还是自己的老师!炼狱开始了。先是人前人后低头走,再是沉默寡言少开口,接着便干脆一下班就往地里钻,将老婆的一亩二分责任田全部承包下来,几乎是每日里披星戴月大汗淋漓,然后一觉睡到天亮。这期间人们给他起了大号,叫“绞劣(方言:歪倒坏了)机关枪”——因为原本他口才相当不错,说话像机关枪,如今机枪不响了,就是“绞劣”了。

这跟“特务”想要的结果相差不远了,但还有一些成见,诸如教工每月还能领到五六十元的工资甚至奖金,有老婆还给他生了儿子,而且儿子已经凸现出好料的坯子,不仅功课门门优秀,还特别地孝敬机关枪夫妇……等等优势总是令“特务”不爽。于是,还是三天两头地“拜访”教工——他已经不上访了,舍远就近么,何必费事——今天说头痛要开点药,明天说头晕要挂葡萄糖——自此,人们也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坏头爿”(方言,坏脑袋)。起先,教工老婆总是含着泪塞两张人民币给他,后来实在堵不住缺口了,又开始叫骂起来。

接火就找领导,可领导也头痛,中央文件里找不到相关章程,地方政府又难以定夺。左右为难之际,还是“坏头爿”自己透了个底:无它,贴补点人民币。这样一来事情又变得简单了,因此每场战斗,各级领导多多少少割点肉、放点血、贴贴烂膏药,大事化小小事了便风平浪静。一来二去,谈判的格局就此落定:先由领导们推来推去,再由冤家们滚来滚去,然后有小铜钿飞来飞去,最后一对冤家各归各回去。如此循环往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光阴似箭。

苍天有眼,最绝望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光明的开始。改革开放之风以狂彪之势将中国大地所有的封建余孽一扫而空,“坏头爿”竟花到了一个老婆,比他大九岁,还是一个瘸子老头的女人、四个孩子的妈。不再像以前了,只要四方摆平,没人管闲事。“坏头爿”的小屋里,从此有了生气。

女人真正是需要爱情滋养的。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女人被童男子的“坏头爿”一宠,不仅全面焕发了青春,还死灰复燃般重新修炼了温柔。最明显的表现不是漂亮,而是对第一任瘸子丈夫也比过去好多了,时常前去探望,有时还“夫妻双双把家还“。一女二夫,三人相敬如宾。“坏头爿”明显进步了,不是老往外跑,也不太到教工家里去闹了。女人对他说,你还是多找找领导吧,他们才是有权有势有钞票么。看来,一门处世哲学,女人总要比男人有天赋。从此始终只找领导的“坏头爿”人缘越来越好,领导越来越熟,补贴也越来越多,至新世纪党号召和谐社会之时,他名正言顺地成为农村各级政府的和谐对象。于是,盖新房,装空调,吃“镇保”,用他自己的话说,叫“今朝老子不比别人差!”

教工早已退休,也吃了劳保,钞票是不比仇人少,但培养儿子,造了房子,现在还要领孙子,也用他自己的话说,叫“活出个啥名堂?一辈子!”

目前两人都进入了上午晒晒太阳、下午打打麻将的古稀之年。起先,两人各打各的,绝不坐到一张桌子上去;后来,他们的老婆开始坐在一起了,你来我往地蛮客气;再后来,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的女人坐在一起了,开始有说有笑;最后,有一次终是经不起三缺一的折磨,两个仇人也坐到了一起,方才明白:人这一辈子,啥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做的永远比想的更简便实惠——公众评论,四十年战火终算烟消云散,结果平分秋色,好啊!

嗳,这也真是奇了,在别人为丢牌摸牌偷牌而脸红脖子粗时,他们俩倒始终轻声轻气和睦相处,一年下来,从未红过脸。想来,这对冤家生命里的仗已经打尽,该是到了他们也和谐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