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孤独的孔雀》  

2010-09-27 21:2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的感动令我想要写孔雀,孤独的孔雀。上网一查有点懵,遍地孔雀,有散文,有杂文,有小说甚至电影。粗略一滑,基本情况不同。放心了,开写,《孤独的孔雀》。

大约五六年前吧,学校老董突发奇想,养孔雀,估计是被它们美丽的尾巴感染并理想化了。先精心设计建造了一座孔雀园,在篮球场边的绿化基地上挖出一小块地,大约三十平米吧,造起一间孔雀房,银灰瓷砖墙,宝蓝瓷砖线条,粉白小窗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有点豪宅的味道,只是体积小巧精致点;再铺上洁白的水泥,架起锃亮的铁丝网,师生们拥在铁丝网边欢欣鼓舞,等待着主人们到来——在唯分的年代,孔雀尾巴的打开将给人多大的快乐与松爽呵!

终于,捉(乡下人买活的牲畜禽兽都用“捉”字)了六只。老董很体贴地搞了三对,雌雄搭配,以免寂寞。那天,它们是像鸡那样装在蛇皮袋里运来的。我没看见,听别人说的,不知为何有点辛酸。

这辛酸是个坏兆头。就在师生们天天粘在铁丝网上争先恐后一睹芳容的日子里,孔雀们竟争先恐后地一只接一只悄然离去,带着多少人的慨叹!最辛酸,升天的第一、第二、第三名竟全是雄性!哦……嗨……唉——爱美之心,发自灵魂深处的喟叹:死的为什么都是雄的?!尽管第四第五是雌的,人们还是对雄的仙逝耿耿于怀。并非定要先死雌的——毕竟只有雄的才有美丽的、会翘起的、能打开的尾巴。

最后剩一只,全然如鸡!灰不溜秋,缩头缩脑……铁丝网前空旷而寂寥,即使最散最烂的篮球赛,也绝对无人回首问津。我也忘了。

前日早晨出操,就在学生跑步出篮球场的蹭蹭步伐中,我听到了一种很奇怪很凄迷的声音。那声音好像从空中传来,抬头仰望,蓝天白云,并无任何飞鸟的痕迹。声音再起,哦,是它,孔雀!我走向铁丝网,走近它——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早操不跟着学生的队伍前进——我伫立网外,它伫立网内,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五六年不见,除了胆量,没任何改变,还是一只鸡——也许是当年就未仔细观察过它,五六年的生命进程,或者说是五六年的生命退势哪,怎么可能一成不变?至少,网外的人脚步变得沉重,心绪变得淡然,目光变得幽远,它会不变么?直到我们的目光真正相接,发现,那乌黑的眼珠有点像腊质的复眼虽黯淡无光竟闪烁着冷漠的敌意,那蓬松得臃肿的羽毛如被雨淋过的败蓑却透着警觉的张力,唯有尾巴,那耷拉成一团的尾巴,软不拉叽地垂着,掖着,藏着。它盯着我,我也盯着它,直到感觉有点慌,我向后退去……

突然,“嘎——嘎——”凄迷的声音冲天而起,伴着尖利的脚爪敲击水泥的金属般清脆的“嗒、嗒”声,对着离去的人它竟独自在网内奔跑跳跃起来,像小孩子盘腿斗鸡游戏,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地跳跃着……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只能呆呆地望着它,心里有点酸。

后来,兼职饲养员学校水电工告诉我,它很会生蛋,且生的蛋很大;也很会照顾它的蛋,总是默默地久久地守着它们,即使人一次次把它的蛋取走,也不放弃;只要有蛋,就全心全意地孵着,五六年了,从未出现生命奇迹,但也从未放弃。

我想不通,为什么不及时给它补上一只雄的——就是现在恐怕也不晚——独守空房的折磨多伤痛呵!枉有豪宅,空享清闲,它的青春,它的生命在孤独中祈盼,在祈盼中孤独,这是人做的事么?

不知道孔雀的寿命有多长。“捉”它的时候如果是婴儿的话,现在也该是五六岁了吧。诸君,有知道的么,赐教!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