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并非〈双城记〉里的故事》  

2010-07-19 15:44:00|  分类: 漫谈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讲的这个真实故事,必先引一段狄更斯的《双城记》:

……四面的山洼雾气氤氲,凄凉地往山顶涌动,……除了刚才那人之外,还有两个人也在邮车旁艰难地行进。三个人都一直裹到颧骨和耳朵,都穿着长过膝盖的高统靴,彼此都无法根据对方的外表辨明他们的容貌。三个人都用尽多的障碍包裹住自己,不让同路人心灵的眼睛和肉体的眼睛看出自己的形迹。那时的旅客都很警惕,从不轻易对人推心置腹,因为路上的人谁都可能是强盗或者跟强盗有勾结。后者的出现是非常可能的,因为当时每一个邮车站,每一家麦酒店都可能有人“拿了老大的钱”,这些人从老板到最糟糕的马厩里的莫名其妙的人都有,这类花样非常可能出现。一千七百七十五年十一月底的那个星期五晚上,多佛邮车的押车卫士心里就是这么想的。那时他正随着隆隆响着的邮车往射手山上爬。他站在邮件车厢后面自己的专用踏板上,跺着脚,眼睛不时瞧着面前的武器箱,手也搁在那箱上。箱里有一把子弹上膛的大口径短抢,下面是六或八支上好子弹的马枪,底层还有一把短剑。

多佛邮车像平时一样“愉快和睦”:押车的对旅客不放心,旅客彼此不放心,对押车的也不放心,他们对任何人都不放心,车夫也是对谁都不放心,他放心的只有马。……

朋友,那是1775年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法国一辆邮车内的氛围,作为故事的一个引子。接下去言归正传——抱歉,以如此文字链接大师,失敬失礼。

星期五傍晚,江南梅雨,雨雾弥漫。老弟下班,照例,匆匆赶车站。当时,前哨农场到陈家镇没车,去上海,须步行20分钟到农机站乘公交车到陈家镇枢纽站,再乘申崇线。工装,背包,原野,烟雨茫茫,薄暮冥冥,行色匆匆。忽然,一辆小车停在他身旁——问路的,经常发生——老弟也止步。车窗里驶机探过身来问:“你去哪里?”

“上海……哦,车站。”

“离这里远吧?”

有点无法回答,便曰:“有点……还可以……再走10分钟左右吧。”驾私车问车站,奇怪。

“上车吧,我带你去。”

带我?什么意思?不敢相信就不上车,“谢谢了,我很快就到的。”

“上来吧,这样的雨!天也快黑了,听口声你好像也是上海人,上来吧,我送你到申崇线车站。”驾驶员顺手推开了右边的车门。老弟转过脸往里看,见后座上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又问:“你们还有人要上车么?”得到否定回答后便钻进车。

车在雨中飞驶起来。一个念头随着车的提速如电火倏然闪现,蓦地揪住了老弟的心——此时后背只要用一根绳往我脖子上一套,完了!哪怕是女的,完了!下车,赶快下车!坐如针毯:腰背挺直,身体前倾,欲言又止,不能坐以待毙!

也许是心灵感应,驾驶员和老弟同时扭过脸去——反应到底还是由年龄决定,他说:“你还是坐到后面去吧,安全些。”

哦,一个建议解决了两人的难题。还是坐在后面安全些,尤其对老弟而言,那毕竟是个女人,还是中年的。不坐了,等公交车吧,欲说还休,见后座的门已打开,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们从上海过来的?”

“嗯,来看东滩湿地的。你也是?”

“哦,不……不是,我在这里上班,今天周末回家。”

“呵!还以为你也是雨中参观崇明东滩呢!”一边的中年妇女第一次开口,并且满含笑意地补充,“差一点就不带你……”

“我们不敢带完全陌生的人,但同是游崇明的上海人,又只是一个,天又下雨又要黑,我们商量着带你……”看上去是她丈夫的驾驶员接过了话头。这话让老弟大大感动,也真情流露一发而不可收拾,他全盘招供。交代了上车前的满怀狐疑,交代了坐右驾驶座时的“全副武装”,交代了几个“不上” :诸如“是否有人上车”的答案如是“有”不上,车上另一个是男人不上,车将在半路弯道不上,甚至交代了如有不测与身边的这位女士过招还能有机会逃生……

听众哈哈大笑。驾驶员感而慨之:“沈(孙,沪方言中”沈、孙“同音)老师呵,我们只晓得做件好事带他,可没想到他还有个“上”不“上”的问题呢!”

三人同笑。听他称妇女老师,老弟问:“你们不是夫妇?”

“哦,是夫妇。叫惯了。”

故事的结局很美,这对夫妇将我老弟送过江,一直送他到直达车车站,而他们原本住在上海两个完全相对的角。 

告别前一段对话也精彩,录下:

“真的很感谢你们,这是‘正宗’的一点点车费,实在是只想求得心理平衡!”

“哟!不敢,不敢!我现在一收,你明天一告,我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至少也一万呢!”

作为故事的结尾,我要向这对夫妇致敬,感谢他们对我老弟的帮助;我也要向我的同行致敬,再别说老师都是“虚伪”“狠毒”的了,以她作证!

哦,对了,还要感谢上苍,我们置身的今天,毕竟不是1775年。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