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博世”狂奔》(原创)  

2010-04-30 09:52:3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起笔。在调整了三天仍感疲乏的时候动手写“狂奔”,莫名地心有余悸。

总有二十年未如此狂奔了;风衣像破布掠起,头发如干草席地,身形犹漏船颠簸,以逃命的速度冲刺——为了在时间19分钟、空间千米外、目标无方向的情势下,找到并赶到7号门,赶到并找到团队的车爬上去,我一路狂奔……

不怨天尤人,怪太过自信?

保持老习惯,每到一处游览,我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走,静静地看,静静地想。就这样,在世博试运行大多展馆没开放、少数几馆又拥挤得难以插针的情况下,我还是挺满意能够在一个干净整洁且多少有点新意的一个比较阔气的地方独自走走、看看、想想——反正家里还有两张躺了已有半年之久的票,有的是时间来“辨识庐山”。

吃饭花了我好多时间。这是狂奔间接成因。

真没想到,在这个看上去令人神怡但“吃”起来相当困难的地方,几乎所有能吃饱的食品都需要排队,很长,且很慢,好像人们是铆足了劲来此提升大格局的,都慢条斯理规规矩矩地等;等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欢欢喜喜地“等”着接受“斩”:国人斩国人还不是问题,问题是外国人斩中国人,还斩得手忙脚乱、不亦乐乎。我眼睁睁地看着,一方小小的黄糊糊的饼,躺在一张大开花的垫纸中央,国人托在手掌心里,双手捧在胸前,在我面前悠悠地来去——保加利亚的——20元人民币一块。我不太了解欧元与人民币的兑换比率,只看着那几个年轻的金发碧眼们挤作一团,扭来扭去,收钱捧饼,捧饼收钱,扭得一脸的笑,捧得一手的汗。嘴里还一个劲地“你好!你好!”声音悦耳动听。

我没排队;不排队也不会动手。默然看了有一些时候,总觉得有点像漫画。

爱尔兰餐厅曾吸引了我,是因为总算清静。那就涮一顿吧,排队是痛苦的。可坐下来一读餐单,鸡肉牛肉羊肉,不是半生的就是油炸的,岂是我辈口福,拜拜。

最终还是回归祖国,38元一份快餐。折腾下来,已近下午1点。抓紧时间,总得把外景观毕。于是,昂首阔步向中国馆。

没进。进不了。还是人的长龙人的墙。告别中国馆鲜红的方阁飞檐,时间是下午1点56分,离团队集合还有一个小时一刻钟。我想,世博会再大,总也能在这个时间内赶任何一扇门吧。在这一眼难尽的人流中游了大半天了,有点累,就去坐车。这一坐就坐出了狂奔的直接原因。

车是绿色环保电车,宽敞簇新铮亮。尽管只有一来一去两个方向,终究还是人满为患。涌到这辆这辆满,扑到那辆那辆挤。等了一二十分钟,过了六七辆车,我知道再等就有点过分了。无论如何,得拼一拼上挤了。终于挤上了车,门在苦苦挣扎了好几分钟、人们互相怨声载道又好一阵子后终于关上,身下却传来了小孩的哭声!老天,膝盖处有一颗黑黑的小脑袋,在扭,声音就是那儿发出的。“哭什么哭?”女人轻轻吆喝一声,哭声更其响。我的心有点酸。唉,这挤车的二茬苦原本不会让这代人碰上的,真是……可怜的女孩,大概五六岁模样,在这一片黑暗的、正在鼓胀和颤动的腿的森林里迷茫,恐惧。不哭?不哭才有鬼。哦,谁能救她?

顾不了别人就顾好自己,我托一位老伯问驾驶员,7号门乘到哪下车。“到底!”回答的声音很重,似有一肚子的气。过了一站,小孩母女终于撤退败下车去,才看见了驾驶员的脸。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多事,没有安全感:墨黑的眉,血红的嘴。我决定再问一次吃吃准:“请问师傅7号门乘到哪里下车?”“到底~~”标准的抑扬顿挫,“啪!”右手往方向盘上一敲,一脸的鄙薄。赶紧一脸谦恭一脸卑微地自嘲:“老年痴呆,老年痴呆……”心里却很是喜欢。

底到了。走过去,8号门。一问,“7号门?”搞笑,远着呢!再乘车吧,可车没了。时间还有35分钟,应该能赶到。可门在哪儿呢?到处是人头,到处是不知道;不同的是,志愿者一脸歉意、微笑,清洁工一脸茫然、不笑;问两个举着小旗的导游总该知道了吧,答案还是一笑一摇头——呵呀,你个猪脑,世博,世博,顾名思义,7号门实在是小!

找到指示牌,开始奔起来,时间还有20分钟不到。

掠过南美洲,飞过大洋洲,窜过欧共体,过奔边问,越问越急,越急越慌,越慌越狂,越狂越奔,整个儿一亡命之徒,狂奔——

曾经拦过小车,曰方向不对;求过游车,说座位已满;跳入一辆垃圾车,终觉不妥,忍痛割爱。心里想着,有一辆警车就好,可爱的人么,定能解困,可没有。

时间3:15,终见7号门,可人流横溢,长队九曲盘旋正懒散而臃肿地淌向看不见的出口,排在后面,少说也是10分钟。来不及了,我冲到一位穿制服的年轻人面前,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加上一头的汗,一脸的慌,终于打动了对方,只几秒钟时间,可爱的年轻人就掏出钥匙,为我打开了进口的通道,我一头冲了出去,“谢谢!”是对着远方的天空喊的。

可一到车场,刚停下脚步,傻眼了:偌大的车场,数不清的车辆,上哪儿去找我的车?于是,再次狂奔起来,直到心灰意冷,也怪自己太过自信,没留领队电话。时间已指3:35,形势已成定局,心倒反而在尚且有力却明显舒缓的搏动中清醒过来:慌什么慌,无非就是晚点回家,无非就是多排几次长队,无非就是多走几条弯路,无非就是……自己花钱回家!心一点明,自责排山倒海,为如此小事居然奔命,傻到家了!人哪,一旦陷入定向思维,真的很可怕。

开始漫步乘凉。让心跳平稳,把汗水吹干。忽然耳边传来了一句熟悉的乡音——崇明话——真正亲切悦耳!平生第一次感到崇明话原来是如此的动听!

崇明扬子中学。可如今是世博期间,人家凭什么相信你?驾驶员更是干脆:“没座位,站立一人要罚200元的!”站在车门边高高仰望、恳请,毕竟同行,对方也一脸无奈、进退维谷。

正欲放弃,“陈老师!您怎么在这儿?”一位正上车的同学惊喜唤道——哦,亲爱的同学!天底下再没有比这声呼唤更美、更亲、更实用了!

就这样,我按时回到了崇明,回到了家。

明日,上海世博会将正式向世界亮相,但愿不再发生如是的“博世”狂奔。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