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好人的“走”法》  

2010-04-17 20:06:1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东宅黄云章突然于今天早上死去!不知为何,心里一直很恐惧。幸好今天我值班,否则面对那情景很难受、害怕。这是我近几年来面对死人之事从没有过的感觉,就是恐惧,莫名其妙的恐惧!想想真可怜,一个男人,一直在老婆甚至儿女鄙夷的阴影下生活,一辈子都被老婆笼罩着。现在总算解脱了。估计他死前最终的念头——如有的话——可能就是“我走了,看你还看不起吧!”

应该是没有任何想法与痛苦的——一个好人的死法,大家都这么说——我估计他死于脑溢血或者心肌梗死。尽管传说是骑在三轮上摔死的,我想不会,摔倒本来就是因病发作,所以一摔即死——骑了几十年的车,会直挺挺摔死吗?

太枯了,油都熬干了。想起这几年来与他难得的几次照面,总觉得这个人已干得如一枚枯叶,一片黄纸,一阵小风便能将他吹飞、吹走,消失仅需一股风,随时随地,瞬间消失。可这一切,他女人竟毫无察觉——还是毫不在意?几十年的夫妻了,总还是忿忿不平,总还是嗤之以鼻。只要有机会就遣责,人前的,当众的。

我们两家相隔只有十几公尺,但因我一直住校不常在家,即使休息天在家,也不太有空在外面逛,所以我们很少聊天。只有在寒暑假才有机会,而这种“机会”我充当的总是听众:听她说东邻西舍可歌可泣的悲欢离合,听她讲乡村田野此起彼落的成败得失。听得津津有味,以表示一个读书人对一位农民女邻居的尊重。听着听着,发现,只要出现某种契机,她的话题总会自然而然地转到她男人的身上。于是,我便开始用更虔诚的姿态听她倾诉,听她如数家珍般数落她男人的种种“劣迹”和她的不幸——女强人的不幸——这是我在倾听同时认真观察她神色得出的意念。

当时,为了“倾听”而深表同情;今天,终于弄清:其实,她男人的所有劣迹都根植于两个字:“没钱”。他没钱喝酒,却嗜洒如命;没钱吸烟,又嗜烟如命;没钱吃鱼吃肉,偏偏嗜鱼肉如……谈不上命,却实实在在是因“荒”而“馋”得如命了。现在好了,他不“馋”了,也不再“不负责任”了,更不会“吃光郎虫”了,他以这种干净而利索的方式——好人的死法——完成了人生之旅,这即使对他女人而言,他也终该是一个好人了吧!很可以想象今天女人怎样趴在他干瘪瘦小的尸体上有腔有调地嚎哭泣诉——痛失莫若绞着悔恨!

我没回家。一则公事,明天学生中考体育测试,我值班;二则,即使能回家也不想回,我不想看见那热气腾腾的场面,悲哀被裹在一团沸反盈天的喧哗之中。那本身就是一种更深重更具讽刺更无可奈何的莫大悲哀——薄养厚葬,薄养厚葬!薄养厚葬几时休?

去年7月炎夏,这家人死了老母,我用《无题》写过一篇小文,因他与女人对养母的薄养厚葬悲哀;今年4月,他自己死了,我用《一个好人的“走”法》写他,还是写到了薄养厚葬。如此看来,薄养厚葬他人的人自己也在被“薄养厚葬”!悲哀就不仅仅是良善一词了,它粗壮的根基应该是贫穷啊!人穷何谈志长?

在女人实在忍无可忍他偷酒喝、偷烟吸而毅然与他分开过的日子里,每当青黄不接,地里来不及长出卖钱的东西而实在是心“荒”意乱“口干舌燥”时,他就向我借钱。不多,一般都是10元,20元的。而且每回都按时归还。还了再借。他最后一次的借钱至今都没有还,大概也就20元吧,我从没跟他女人说起过,为了20元,让人家“分久才合”的夫妻吵架,太不地道了。现在想想,一个大男人——尽管他身高至多一米六,体重听说七十几斤——口袋里连10元20元都没有,须伸手向人借,才能在几乎是力不能支的繁重的体力劳动后,甜甜抿一口老白酒,深深吸一口红牡丹,这,算什么侈奢,又谈什么“过分”?

将记忆推至更遥远的年代,那时我刚刚到乡下插队。曾经在生产队仓库里听到过他吹的笛子《北风吹》,也看到过他拉二胡《东方红》。好像就一次,在他身上,再没有过任何的与快乐有关的故事。也不知那时他有没有结婚。记不得了。对于他的快乐的人生,好像也就只有这二首曲……子……哦,耳边终于又响起一片嘹亮的劳动号子,对,他是我们这个生产队里喊劳动号子最响的一个!个子小,嗓门大,标准的男高音,只要担一上肩,“嗨——哟,阿扎乌罗——哟!”、“哎——哟,阿扎乌罗——哟!”铿锵,高吭而阳刚。无论春夏秋冬,只要他的号子一响,乡村广袤的田野上,即刻弥漫开一股勃勃生机!男女老少,便在这一片号子声中,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当年,我欣赏他的号子声,觉得真不愧是我们的队长;今天,曲终人寂,这原本漂亮的号子忽然演变成“哎——哟,压煞吾啰——哟!”“哎——哟,压煞吾啰——哟!”

我在电脑前重新坐直身子,想掩耳……

现在,我说——所有人都在说,而且都很欣慰地说:一个好人呵,才用这样的“走”法!干净,利索。

真是个好人!愿好人一路走好!

倏地,脑中跳出一念:走好,但千万千万,无论天堂地狱,万万不要与你养母相会,不然,那悲痛与凄苦,空绝人寰!

我的泪漫出了眼眶……

在他躯体尚未成土之时,谨以此文祭奠他:一个好人,一个用“死法”定格定性的好人,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