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校长》  

2010-02-04 16:04:5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取此题源于魏巍的《我的老师》。

校长说他从未当过校长。但我知道,他当过局长,十二年,主管教育的局长。今天,他来我们这个民办学校当校长,带着一身书卷。我默默注视着他。

校长不知道我在看他,也不知道我会写他,当然,更不知道我为什么写他。大凡被写的人最不了解的总是他们自己身上的“写点”,而这又恰恰是笔者最易被激活的写点。

我写校长,是因为听到了2个关于他的故事。一个是他与学生的交流,另一个是他与同事的闲聊。我听了,在停笔近二十天,连日记都停止的忙乱、慌乱甚至错乱中静下心来,终于复了点元气,想写一写。

校长爱画画,素描,还“会点儿”油画。学生问,您成功的作品是哪件呀?于是,他讲了一个故事——

70年间,他在广阔天地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天深夜,有人“嘭嘭”敲门,梦中惊醒拉开门闩,当地的一个中年农民推门而入,急切地恳求校长去他家画画。他说,他的母亲刚刚去世,老人家一辈子没走出过这片土地,当然没照过像,但现在死了,总得给子孙们留下点念想呵。憔悴的汉子嘶哑着嗓子求道:“听说你会画画,请帮帮忙,给我妈画一张吧,谢谢你了!”

那年校长十七岁,细高个,一身书卷气。他从没见过死人,所以特怕死人;他只是“会点儿”画画,可这是写生,确切地说,是“写死”,他怎么画?可他在愣了愣之后,二话没说,拿起纸笔跟着农民走了。

走进黑暗中的校长忐忑不安,却一步不落。

站在死者的灵床边,第一次看死人,却看得那么专注那么认真那么尽心。只要有点儿艺术修养的人都知道,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源于内心的情感,此刻的校长面对的是一张全然陌生全然无情还全然死板的脸,如何交流,如何沟通?素描?写生?谁与评说?

这就是校长发表的第一件作品,一张农民的遗像。据说,还很像。

第二个故事其实也不是故事,只是往事。

当年,一身书卷气的他住在一间供着人家祖宗牌位的屋子里,半间是死人牌位,半间摆着他的床。这也许正是校长后来答应并成功地为死人画像的一个铺垫。这间屋子给予他更多的是沉静的阅读,沉静的画画,沉静的思考,沉静的生活,但并未教会他如何沉静地当农民。

秋冬季节,为证明实力,他一头扎进芦苇深处斫柴而忘却午餐;春寒料峭,因风雪夜归,他迷途村野如羔羊踽踽于无声的灰暗世界。最失措,书卷的他,面对农家立身立命之根本竟茫然无知。

当他终于发现自己地里的庄稼因严重缺肥而一片焦黄时,心慌意乱。想来想去,还是照样书卷,写报告向生产队申请买一担粪肥。这种申请的获准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但他还是得意于这小小的成功。许是太忘形的缘故吧,正心满意足地往地里挑着这一担来之不易的粪肥的他突然一个趔趄,担绳断落,粪水四溢——

傻了眼的他又一次愣了愣,蓦地弯下腰去,毫不犹豫甚至忘情地用双手捧起粪肥,一捧一捧地往桶里装……

那是他满心的希望,抑或满腔的悲怆?我不得而知。但听到这些,想着这些,我的泪溢出了眼眶。

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在写诗。我没那本事。但人生的挫折,生命的苦难却以一种新的高度令我仰望,令我深思——上苍终究是不公平的,他从不吝赐给良善的总是苦难,还总是穷追,总是猛打!何曾有过同等的欢愉、同等的荣光?!

写到这儿,我的心有点酸。但悄悄望一眼校长,正乐呵呵地笑,细高的个,透亮的镜片,一身的书卷……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