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为“性”痴狂为“性”伤  

2009-08-26 09:04:48|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网浏览,终于发现,人们还是对男人女人的话题谈兴最浓。真乃是“食色,性也”?开始,有些不以为然;仔细想想,也情理之中。其实,一个人,“性”是贯穿一生的生命最大的原动力。有它,生命就有活力;无它,生命归于沉寂。既然如此,谈“性”正浓,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没什么不妥。“性”纯属自然范畴,不必躲闪。

问题是,多少人为“性”痴狂为“性”伤,就真正是辜负人生一场了。可能有人反对,说人不是为“性”应该是为“爱”,你这是混淆视听。是的,我可以妥协。然而,当你目睹一个个生命在爱的幌子下血光迸溅,在情的折磨下苟延残喘直至生命的终结,你还相信那是一份份美好的“爱”吗?我只能用更实际更粗俗的“性”冠之——他们与狮虎争偶有什么不同?

最可怕,还是一种慢性的对性的杀戮。

去年,在一个邻居家偶尔碰到了几十年前令我很认真地仰视的一个男人。我惊呆了:头发已全白,整个人极像一片枯黄的干木板,在一个同样老的女人的搀扶下,直立的身子,向左,向右,又木木地由左向后一步步转……

是他?当年那个英俊漂亮得令所有女人怦然心动的吃皇粮的炳承?不敢相信。端正的五官犹存,风雅的气质安在?漂亮的双目犹是,流闪的神韵何去?方正的下巴还在,紧闭的双唇却垂挂着一脸滞呆。老女人牵着他如同牵一头羊,说东就东,说西就西,看得出,那女人是一脸的关切,满腔的神圣。

其实,老女人的变化也很大,大到如果不是在炳承身边,我不会认为她是她。

她是炳承老婆。年轻时实乃一方大美女:两条如黛蛾眉,笔直挺立的鼻梁,让初见她的人惊讶:一个中国农村妇女竟有如此这般的长相!无论是看她的脸还是看她的身段,让人想到的是匈牙利或者吉普赛女人,美得直白,美得粗放。估计当初吃皇粮又长得英俊的炳承娶一个没文化农家女的她为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应该说是郎才女貌吧。

我认识他们夫妇却是因为他们的战争。炳承是我邻居的外甥,他自幼丧母,每当夫妻吵架就逃到他舅舅家来。于是,他老婆就一路追杀过来。

常规战争。那美丽的女人一手挽着由于追杀而热得脱下的外衣,另一手为自己滔滔的倾诉打着很有节奏感的拍子:上,下,左,右,舞成一团乱花,“你个不要脸的,没良心的,想离婚呵,做梦去吧?死也不会跟你离!就是要拖死你……有本事你把她领进来……呵呵……呵——”号啕大哭。

艳阳满天,广阔的田野上,我们拄着锄头铁鎝一字排开,非常认真地听她演讲,听她哭泣,挂着一脸的悲愤,看她一把一把地甩鼻涕……炳承躲到哪里去了,只有他舅舅舅妈知道;有时可怜的炳承忍无可忍冲将出来,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撕打如一团腾腾烈焰,随着一片混乱的劝说叫骂,越滚越大,越滚越烈,难解难分。比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都好好教让我们刺激振奋!

这样的好戏,几乎平均每月要上演一次。多时简直是连续作战——只要炳承夜不归宿——我理解为不和她一起睡觉——她就必要满世界寻找,认定总有另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睡在炳承身边而义愤填膺、呕心沥血。我邻居家总是她搜索的起点站和终极站,因为几乎百分之百能找到他。

我就在那时认识了炳承和他的美丽而凶猛的女人。总也搞不懂如此美丽的女人炳承为何不要和她一起睡觉;后来又搞不懂如此骑在他身上狠抓狠打的女人怎么还能和她一起睡觉。当时的我正值青春年少,一腔的柔情似水,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女人会有如此阳刚的斗志,如此凶悍猛烈的“求爱”,准确地说是“求偶”。我不知道炳承在外面到底有几个或者说是几次“野欢”,凭他的长相、气质、身份与秉性,我想应该不会少。然而,后来听他舅父母说,根本就子虚乌有,他是有那个賊心却无那个賊胆——连个婚都离不了,他敢吗?现在替他想想真是亏极了,连个睛雯都不如。白忙忽了一辈子,背上一口沉重的黑锅,还落下了一身的病。

我曾经眼睁睁地看见过他一脸苍白无可奈何的沮丧——那年头,想到离婚是很臭的;跟农村的糟糠之妻离婚是很不道德的;轧姘头(婚外恋)更是将自己置于人民公敌的不齿中!那年头,中国人民关注得更多的不是爱,而是性,配完的对,怎可轻易折开。

后来,听说炳承得了忧郁症。他的妻子很负责很尽心也很温柔地将他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看病有劳保,病假有工资,构不成伤痛;这个男人总算可以完全属于她的,再没有危机感了。战争也就结束了。再以后,就是一天天地进出医院,一天天地过日子,我也离开了农村,再也没有了他们的消息。

那天猛然相遇,他们认出了我,这对老人还很得体很客气地对我说,你还是那么年轻。而我,却全然无法抑止那恍然的错愕与悲悯。

望着这对再也不会吵架却再也没有生命活力、安静地蹒跚着远去的成双成对的背影,实在无法用“爱”来透视这如今真正相依为命格局;注目这对渐渐从我的视线中消失的苍老的生命,我有点忧郁:上帝给了人类两种不同的性别,终究是用来相吸、相恋、相爱、相欢的,还是用来相斥、相怨、相恨、相伤的?人们发明了“爱”,并为它找到了种种崇高而神圣的理由,孰不知,任何崇高或神圣,都只与卑下贱陋一线之差,过了那条线,就滑向了它的反面。

唉,就炳承和那个美丽的女人而言,伤了他们的难道不是“性”?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