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续《无题》  

2009-07-27 09:21:41|  分类: 漫谈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昨晚到今天,听了东宅整整一天的“音乐”,幸好现代门窗材料隔音设备好,这连续三天的喧哗基本上没有影响我的休息。又是喇叭又是锁呐,磬磐鼓钹,叮叮噹噹,一面是类似军乐嘹亮的“送——战~~友……”一面是和尚道士们“呵——呀——哟——”抑扬得透骨、我辈俗人却无法释怀的经文,再加上厨师的吆喝、小工的哼哈,东宅上一片沸腾。这真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总以为只要老人脚一蹬气一咽,用辆车往火葬场一送一化了事。并非我的徒想,而是一种耳濡目染。然而,乖乖!老人的葬礼出乎意料的隆重而辉煌。低头沉思,也罢,就老人而言,这一辈子从未享受过如此级别的待遇,虽姗姗来迟,但终算来了,也不枉此生。于是,我想给此文取一标题,叫《迟到的辉煌》。

记得还在种地的时候,我有一个驼子朋友。那时把他当作老头,其实他只有三四十岁,因为前驼后驼,脑袋就搁在肩膀上,跟谁说话两只眼睛总眯着向上翻,为的是要与说话人对眼。只要做到轻工,我总和他在一起干活。特别喜欢听他调侃,尤其谈到死。他可真是个无所畏惧的人。因为在他眼里,死人了就是吃猪头肉了。又乐观又简单。那时我很怕死人,也恐惧死亡,但跟他谈人之生死,从没有恐惧感。有时,不远有个邻人死了,心里多少总有点寒意。我说:“小辉郎,ⅹⅹⅹ死啦!”他眼睛眯起,一翻,扯开歪斜的嘴角——“今朝侬吃得着吗?”于是哈哈大笑。有时互开玩笑“明朝买三只猪头爿烧烧吃埸嗯(你)!”“吃埸嗯!”结果他的猪头肉我没去吃,因那时我已离开乡村上班了。

多少年来,哪里死了人哪里就欢迎八方来客坐下来一起吃两到三天。这要看死者死于何时,如上半夜就吃两天,如后半夜就吃三天。从猪头肉到如今的全鸡全鸭,子孙们的孝心几乎全在这吃喝里了。

钮老太吃了三天。人人酒足饭饱。我没去吃,死者生前的冷落与死后的热闹形成的反差实在有点“石卵子煮豆腐”,令人无法举箸。于是,这三天,热闹是他们的,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前,呆呆地听着,默默地想着。

所有的金钱为一个死人消费,所有的热情为一个葬礼奔放,所有的忙碌喧哗围绕着一具冰凉的尸体。人们有这么傻么?事实上,死人边上根本没人。她一个人躺在一间屋里,守着原来的那份孤独和寂寞。除了这间屋,处处人声鼎沸。太奇怪了,这离奇的阴阳相隔生死反差着实令人费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理、何种文化精心编织了这生死边界的复杂?原本,活人都不需要这么复杂,死人更可以入土为安嘛,折腾什么呢?

明白了,薄养厚葬的理由。终究还是为了活人,绝非死者。死者只是一个因,一个点,一个托。借着死者,活人们要找回的是虚荣心是美誉是名声,当然,一定还有自欺欺人的忏悔和弥补。相信前者得来全不费功夫,但后者……人,最不能骗的总是自己呵,无论你怎么折腾。而且,精心策划往往是弄巧成拙,适得其反。用余秋雨先生的话说,这叫“构思过度”,很有点自找麻烦,自讨苦吃,得不偿失。

高大的纸楼纸屋纸家俱纸电器甚至纸抽水马桶在烈火中熊熊燃烧,就有人喊:“老太一世人生没用过抽水马桶,‘来讪’(行)吗?”笑是一片笑声,可如果能低头想一想,应该笑不出来。

望着冲天的火光,我想起“纸船明烛照天烧”的诗句。愿这茫茫尘世间一切丑行陋习在这熊熊大火中灰飞烟灭,愿中华大地的文明之花开遍每一个角落,惠及每一个生命。

信马由缰,写到这儿才发现,也许早已离开了“迟到的辉煌”。那好吧,停手。还是续“无题”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