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疗伤日记》五  

2009-07-15 14:29:25|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6月25日星期四

上午从7点30分到9点10分,一支脚拖着别一支脚,跳跃着,终于将厨房打扫干净。一边干一边气恼一边无奈:一个说,你这是自作自受,谁叫你干的?你坐在那,一天,一周,一月,就脏一点呀,灶面上油腻呀餐具乱一点呀,灰尘厚一点呀,磁砖上黄一点呀……你别看不就没事了,就譬如你如一个月前一动也不能动,不是也过来了?别一个说,不行,我看着难受,心里难受是一种折磨,是一种痛苦,与其痛苦,还不如动手处理;“处理”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痛苦,当一支脚“支”得发抖的时候,怨气就漫上来了:唉,命!不干就不行,非得自食其力。有什么办法,要享受么,就得先付出。就在这样的斗争中,终于完成了厨房——准确地说,是灶台整洁工作。一身水,有汗,更多的是水。

一个月的独处,越来越多地在想一位博友对“何云”的评价,软弱而愚昧。几十年的共同生活,每当遭遇“厨房事件”总是走三步曲:痛苦,自虐,再痛苦。等到享受到来,落落的无奈、长长的嗟叹已纹上了它的底色。最近好像刚刚有点感觉,这个“何云”走错一步就步步错;步步错了,错得离谱;一离谱,不要说别人不信而鼻嗤,就是自己也真有点儿鄙自己。

那如果“不错”,又该是什么?离开这个人,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环境……就离开了这个命运?!

这个世界上,真有适合我生命、适合我性格与人生观的另一个男人?真有另一个家,另一群人,另一个环境……我相信有,但,要命的是,在一个完全不同于今天的社会细胞和社会层面里,我还是现在的我吗?

我想,我大半还是原来的我。那么,另一个他必定还是一个不适合我的他——这个世界没有矛盾便没有统一么。我推论的事实论据是: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农民,不是怪物,而我当初的归类亦属于农民。两个农民之间尚有矛盾,两个知识分子之间会没有矛盾?我不信。再说了,如今我与他之间的矛盾焦点还是在文化上——没有文化不是他的错;几十年来的坚持学习而越来越大地拉开了我们之间的文化距离,也不会是我的错;但固执地要求保留着上世纪六十年代淳朴的他接受今天的我同样的观点、思想、理念和活法,这个真的很傻,也很错。既然是我的错,那么,无论碰到什么人,什么事,同样的错误还会犯,至多内容不同罢了——生命与生命之间的项目差距千千万万、千奇百怪、层出不穷,你奈何得了?

那好吧,佛说:放手。是的,唯有放手。让他继续淳朴吧。看得惯,就看着;看不惯,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就是你的命运。

2009年6月26日星期五

天气太闷热。一早起来又吵架。昨日自我掐灭的火焰再次燃烧,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可怕的惯性。抑扬顿挫,呕心沥血;心跳加速,血压增高。瘫坐沙发冷静一想,又是太傻太傻。你尽可以什么都不做,如一个女王,尽管内外交困,你还可以平心静气地听你的音乐,看你的电视,然后让他到时间吃不到早餐而明白你的“不存在”,从而想起你的伤痛。偏偏你自作自受,用一支脚拼命地跳来跳去,为他做早餐,整理一切令自己心烦意乱的乱七八糟的什物。出汗了,累了,痛了,就怨气冲天,然后就是大发雷霆,大动干戈,把他狠狠折腾了一番,也把自己狠狠折腾了一番。怒伤肝,气伤心哪,发完火,浑身瘫软。

人怎么会这么感性这么傻呢!静静地坐着,慢慢消化悲愤与气恼。你只要把一切生活的手忙脚乱、气急败坏让给他不就得了,拿出你最勇敢的宽容来——坐在一堆零乱的杂物中“居高”不“临下”,藐视身边所有的垃圾,即使在垃圾堆里你也要如皇后般尊贵——做一个文静的女人,省力省心的优雅的女人。

唉,女人呵,失却了温柔与嗲性是多么糟糕!可悲又可怕。

但愿它不是被剥夺的。

真正的恶性循环:一个永远处于凶神的地位而服牛马般劳役;另一个永远置于受骂的处境一生怨艾哪来的恻隐之心!

“悲哀!”赵本山高喊。

可怜的,怎么也吃不下这顿由一条腿支立的人做的早餐,我看见他象征性地扒了几口,又出门去了。

我看见太阳升起来了,很亮,刺眼。这种阳光告诉农人,今天必定会应了天气预报,要下雷雨。一定。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文化能陶冶情操,但绝陶冶不了性格。江山易移是不错的。我自已就是例证。一辈子都改不了火暴脾气,一辈子都用不了冷静和理智,等到它来,总是马后炮,早已搞得心力交瘁。尤其是,明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不可改而改之,结果总是两败俱伤,他也不好受——遭了一辈子的骂。

周日儿子他们一走,晚上不知他在哪儿,周一连午饭都吃不到。估计前日雷打得厉害,农家的电器遭击的不少,亲戚邻里又忙得他团团转去了。对于我,他又如突倏隐没了一般,在大地的某一处扎了根。无论雨雪阴晴,家只是个吃饭睡觉和拉屎的地方,除了这三件事,在家这个屋檐里,永远也找不到他的位置与工作。真是奇怪极了,到处都有他的工作,就是家里没有。这,就是一个中国农民——农民男人的大气?大概……是吧?

如是一想,矛头倏地转向:你明知他的农民秉性,却还是“一往情深”地追求、要求,生气、气恼,弄得他无所适从,弄得自己呕心沥血……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越来越觉得文化的无力,或者说自己的文化修养的无力。平时说说写写,只是一种寄托一种向往一种理性的追求和享受罢了,搜索一遍生命、寻觅一点良好的自我感觉罢了。想来想去,人得放弃享受,准确地说是放弃享受的任何欲望,直面心理与现实的距离,心才能平,气才能和。大概是这样吧。

可仔细一想,似乎还不仅仅是享受问题,压根还有个安于现状,安于陈旧,安于荒蛮,安于脏乱,安于原始的……安于时空的错乱!如果还是泥地或者水泥地,就没有触目惊心的泥尘涂鸦;如果还是土灶铁锅,就没有满眼斑斑点点粘粘乎乎的油烟;如果没有抽水马桶,也就没有了阵阵刺鼻的胺臭与时时的“吸毒”;如果还是芦苇土墙,更没有了白昼羞赧和与黑夜归宁的落差……在我们这个家里,所有的矛盾似乎都与进步有关,只要停滞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切矛盾都迎刃而解。

“悲哀!”赵本山又喊。

我知道错的是自己。但我不知道如何改“过”。

放弃?放弃享受,还是放弃进步?

2009年7月3日星期五

竟然连续两天未打开电脑。手懒心也懒。昨日上午开始右上腹至胃部疼痛,估计又是胆囊发炎了。不怪它,也够坚强的了,连续一个多月吃油腻的东西:骨头汤,脚爪汤,蹄膀汤……真是顾此失彼。痛苦也授人知识,更加明白了老年人“趋老” 和生命走向死亡的根据、过程及原因——渐多的顾此失彼与自相矛盾到最终的无处入手就是了。一个矛盾体矛盾到无法统一平衡就是了。

此刻在写,疼痛又袭来。只能罢手了。无法完成计划。

令我奇怪的是,昨天的身子不适到疼痛是在得知他买了保险开始的。看来,怒真伤肝,气是伤心呵。其实不就一万元钱么,何必呢?当身体,这唯一的本钱,一切的基础,通知我开始摇晃的时候,才明白生活中没什么大事儿,一切都是自己用欲望的狭隘的放大镜放大的——生命的每一个罅隙总在绝望或狂暴中膨胀,激进者往往是领悟生命真谛的迟到者。

关机吧。先睡一会儿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