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疗伤日记>三  

2009-07-13 15:23:43|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6月18日星期四

苦难日月决不会白白光顾一个人的。原本觉得此话说得有点偏颇。大多数人还是“白白”的,一部分人的“光顾”成为他们抱怨、唠叨或炫耀的权利;另一部分人的光顾干脆成了真正的“光顾”过眼烟云。可随着思考的行进,终究认识,这话是对的,这里有一个前提,即不让苦难白白光顾的标准,或者说是形式是什么?是一般意义上的成功,还是世俗的名利地位权力?如果那样,那么,芸芸众生真是都“白白光顾”了。如果指的是人的聪慧,心智、气度,心胸,人格,修养等等,那这句话是对的。只有经历过苦难的生命才会锻炼出韧劲与耐力,才能打造出大度与宽宏,才可能具备顽强的生存能力而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这里起关键作用的还是“这一个人”本身的性格与底蕴。

这几天全部心思都在《秋风》上,写日记总是觉得心里很乱,不知写什么好。今天早上起来,坐骨神经又开始疼痛,大概黄梅开始天气潮湿的缘故,他也觉得腰痛。唉,坐在床上不由自主地长长叹息,但叹息过后,我便问自己,此刻你是怎样的神情与眼睛,一定是焦虑吧?如此一问,我便开始嘲笑自己了:你焦虑什么?你几岁了?一切该来的就这样来的,你烦什么?烦要来,不烦也要来,那是规律。安然处之吧,人就是这样走向老态龙钟的,守住一颗平静安泰的心,做你可以做的应该做的事,焦虑是多么愚蠢,因为它换来的是痛苦,是更多的丧失,是更大的后悔。

最近学会了“守岁”。总听人说,唉,都三十了,老了;唉,都四十了,老了;唉,都五十了……是的,你把计算的起点老是钉在二十岁,你当然越来越快地走向“老年”。但如果我们在三十岁时想想四十岁,四十岁时想想五十岁,五十岁时想想六十岁……那么,相信一个八十岁的人也会为自己不是九十岁而收获一份年轻的轻松。

不是么?

2009年6月19日星期五

今日起得早,大概觉得精神不错,就又开战了,把他大骂了一通。唉,实非本意。眼看着到处垃圾,到处塑料纸袋,竟然将我吃的两盒方便面空盒也就这么朝天搁在地上!忍无可忍,开战。可此刻想想,只能苦笑,还是觉得自己太傻太傻……

再也不相信文如其人——并非说自己文章写得怎样,不指文采指一种思考,一种态度,一种人生观。读过我文章的同事们总说一些令我轻飘飘的话。可现在想想,自我感觉是确不能将我的暴跳如雷时的尊容与我的文章合二为一人!想到这点,就很自虐,再次认定,统摄人的一生,最要命的还是性格。

如此刻,我静下心来,想想刚才的画面,觉得丑陋。理智告诉我,无论从时间——你可以等身体恢复了自整理——还是从空间,就这么一些垃圾,怎么啦,值得你声嘶力竭地伤人又伤已吗?可当初就是怒不可遏,整个灵魂都钻进了一条无法转身回旋的逼仄的死胡同,除了生气还生气,除了硝烟还是硝烟,砰砰砰地只有爆炸。

人呵人,感情总是第一性的,理智是第二性的。如果能够并存,就是智者。

2009年6月20日星期六

二十号,摔伤正好一个月。这是我自参加社会工作以来最长的一次休假,开创历史纪录。儿子分娩十九天,大大小小三次手术均不满三十天。为什么?今天明白了,一个词:焦虑。总有做不完的事,总有太多的失落,总有未期的目标……太多的物质即谋生计划将最基本最紧要的东西无知而大方地扔掉,用我儿子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叫做“用健康换金钱”。不想全盘否认当时的觉悟,一名教师,一个班主任老师,确实还考虑到了学生,学生的学业、成绩和进步,但如今细想起来,还是脱不了一个世俗的纷争,因此,还是一个焦虑。而今,三十一天过去了,我做了什么呢?更多的是随心所欲,无意名利也就无意得失。高高地翘搁着一条腿,闲情逸致地看书刊看电视。

看书也再没有功利性的焦虑,能看多少就多少,看不下去了就掩卷思考,闭目养神,或者干脆休息,打开电视。电视看得最多的是《动物世界》、纪实频道和中央十台的各类“科学”节目。世界之在,知识之渊,实在不是我辈所能“叱咤”的,那好吧,与每一只蝴蝶,每一条小鱼,每一只猴子一样陶醉自然吧,做一颗夜空中看不见却确实存在的星。哦,电视剧《潜伏》看了两遍。实在有点心疼“老余”,一辈子的将生命悬于一线,即使是为人类最崇高的信仰而奋斗终生,作为自然界的一个生命,这种牺牲是多么彻底,这种奉献是多么可怕,但愿大自然的所有生命,都不要承受这种巨压;但愿大自然所有生灵,都有一个和谐共处的悠闲与释然。

到今天方知,坐电脑前、看书、看电视其实都是用眼睛的。每每电脑前坐累了,看书看得眼睛酸涩了,我便很轻松地对自己说:好,休息休息吧,去看看电视!于是,真理便出现了:你只挪了位置,变了身姿,最根本的东西没变——你还在用你的眼睛。好吧,清醒了。你焦虑什么,该来的就是这样来的,平心静气地接纳,痛苦与烦恼真是很傻。我爬到床上,闭目养神,小憩,睡觉。每每这时,我想到了我的腿和与我的腿有关的许多许多事……

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海伦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史铁生的《秋天的回忆》,刘琦的《去意徊徨》……即使是这个世界上最专注最用心的阅读,又哪能与亲身体验去相比呵!只有在我今天“闲置”了一条腿的时候,我才清晰认识了这条腿,认真保护这条腿,也深深感谢这条腿!

记得我曾经写过一首小诗,很稚拙的:

童年

折一枚小小的纸船

蹲在一个闪亮的水溏边

纸船儿悠悠

划入白云飘逸的湛蓝……

如今我想,如果没有我的右脚,我能久久地蹲着“悠悠”和“湛蓝”?

少年

背一只发白的帆布包

登上了俯瞰世界的井岗山

云雾儿漫漫

一身豪气囊入苍茫海川……

如今我想,如果没有我的右腿,我能成功的攀登而豪情满怀?

更不谈青年的战天斗地、“改造”自然,也不谈中年的瞻前顾后、前仆后继、继往开来,如果没有我的右腿,一切都免谈,也许,一切都得重写……

最近还发现了一个真理:自从我的右腿右臂宣布暂且下岗、需要休息之后,我的别的器官突然变得热情和卖力起来,处处都表现出对伤者的承让、妥协、友好与帮助,尤其是我的左腿,独自承当了身体直立时全部的份量而毫无怨言,至于我的手臂更不用说了,多少次干脆全职替代,时不时“一身创伤”……生命是一个组合体,缺一不可;一旦缺失,就会有更多的付出在弥补,更艰的苦斗在维持,更大的牺牲在更新。

人是这样,大自然不是这样?!这样想着,平心静气,放松……渐渐入梦。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