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疗伤日记>二  

2009-07-13 12:58:5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今日读了乐黛云女士在《读者》上的一篇文章。说佛经上讲,人的一生,用五个字可决定:命、运、德、知、行。这说得真不错。看来,以后有机会真要好好读读佛经。是的,人的一生,起点是命,生于何处何时何家,没有人能选择,大家之才与平庸之辈尚且可以稍稍忽略,但好人之家与坏人之窝是断断不能混为一谈的。这里的好人坏人不与政治挂钩,而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善与恶、良与奸、忠与佞、高尚与卑劣、坦荡与狡诈、温婉与凶狠等在品格上的两类人,第二类人也就是通常意义上说的小人,恶棍,人渣,生在这样的家庭,当你还是一个天真的孩童时,你是无选择的,无辜的。问题是,我们这个世界并非一律的古云“龙生龙、凤生凤,贼生儿子掘壁洞。”至少并非所有坏人的后代一定坏人,所有好人的后代一定好人。这就要看一个生命的发展轨迹由什么来引导了,也就是上面所说的五个字应作怎样的调整而排出比较科学的互为前提与条件的先后次序了。细想,发现它们的原始排列很有道理,至少,“命”与“运”在前是非常合理的。

然而,人的一生,成败得失功成名就等等走向,虽取决于这五个字,但应该还有一样东西串联着这五字,在起着牵引和判决的关键的作用。是什么呢?

不会纯粹是命,这已无须证明;也不会纯粹是“运”,运有太多的社会性、政治性;至于“德、知、行”则往往被“命”与“运”筛选存亡。我们经历了太多,同一个时代,同样的政治背景,甚至同样的人生遭遇,有的热血奔涌,甘为牺牲,成阶下囚刀下鬼,受千夫指骂,死难瞑目;有的则忍辱负重,苟且偷生,随时光流转东山再起,成座上宾人上人,得万人敬仰;有的人愤世嫉欲、孤芳自赏,宁消灭自身也绝不沾染浊世纤尘,终以薄命夭折;有的人却坦荡恶浊安于天命,固守“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终然享受天年……

于是,有草莽英雄,有乱世魔头;有至诚义士,有奸佞小人;有铁血男儿,有无耻之徒……至于,这些年来,经过了这么多的“平平反反”“反反复复”,令人产生了更可怕的思想: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究竟孰是孰非,孰真孰伪呵?

没有人会回答,也不需要回答,因为都无意义。政治就是这样最终被智者虚化。这些年来,常常被诚信一词搅得昏天黑地,歪念一闪:国人的诚信度如此下降,也许正由历史来负责呢!正所谓大环境与大气候。

如是一想,串联人一生命运的五个字其实还是由两个词来作最后裁定的:环境与性格。

曾经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可爱清纯的生命如何一步步走向可悲与恶浊,牵引他的环境父亲的赌博母亲的卖淫外加一个猪窝一般的家。如今每当瞥见那个骑着摩托横冲直撞东偷西盗、高大威猛的身影,我的脑际便会浮现一个腼腆清亮的稚童……唉,太可惜了。同时我们也发现,在同等条件下的个体生命的发展也会出现不同的轨迹。这就要取决于他(她)的性格——这性格牵着生命运行的某个点与它处于的社会时代相交相融的一个个点,决定了他(她)的一生命运。

这么说吧,环境是命运的牵引者,性格是命运的终极判官。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世界文坛泰斗印度诗人这样说:“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一言破译了人世密码,道破了做人的玄机,也恍然人生苦乐的内涵与转换:每一个生命都是苦乐的中介站,进是苦,出还是苦,生命苦煎苦熬,终究是苦;进是苦,出是乐,生命滤苦纯痛,苦尽甘来。这大概就是作为人类生命,智者生命之伟大——于其将自己埋葬于痛苦,还不如穿越痛苦,碱化痛苦,沉淀痛苦,消化痛苦。都说,人生不如意之八九,快乐既然都与痛苦携揉,只有让我们的心做筛网漏斗过滤,别无选择,我们怎能选择被动的沉溺痛苦?

读李小林的一篇小品,说到人的寿命用这个人一生快乐的时间来计算。一个旅行家在一块墓地中发现,所有死者的生命最长的也只有11岁,短的只能用月与天来计算。很感慨,生命终极的追求应该是快乐,可这个世界上快乐从不单独生长,没有独立的生命;人们常说,没有痛苦就没有快乐。如是一来,人类注定就是“短命”的?我想,最重要的还是一个生命对痛苦与快乐的评价与判定。如果懂得取舍,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放手时就放手;懂得接纳,接纳异已,接纳阴霾,接纳污浊;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认识宇宙,认识自我,认识坐标,认识渺小,认识虚远。也许,生命中快乐就会多一点、多一时吧。

沉静地质疑自我,如果用这个生命计时法,我知道我的寿命很短。在过去的日子里,尤其是四十五岁以前,自觉痛苦要远远地翻过快乐几个跟斗,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快乐可言。从出生到今天——今天,我又一次在他洗的衣服上闻到了那股难闻的却熟悉的腐败与霉味,那是他将脏衣服在水中浸泡多时又保留溶有洗衣粉的脏水第二天再用的结果。说过多少次了,就是“不舍得”倒,宁肯衣服变臭也不肯“浪费”那盆脏黑的“有洗衣粉”的宝贵洗衣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计算的,一勺洗衣粉2毛?五件衣服变臭……哦,这个不用花钱!大概是这样。真的很生气,因为真的“不差钱”,就是“不舍得”习惯使然。无可奈何,我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制造生活的臭味与痛苦”。博客上有一位朋友曾指责“何云”的软弱与无知,我承认,但终究走不出这个的阴影,理由很简单,他是我孩子的父亲;至于现在老都老了,更是只能一笑了之。

忽然想起一位作者写过的一句话,要从厌学者身上学习长处与闪光点。我想这个方法对我也许恰到好处。冷静想想,也没什么大错,只是他的整个生活模式其实都是个体生命对整体社会的滞后,他还是活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人们用槌子在水桥石板上洗衣——只是作了可怕的修正:石板上是活水,每分每秒都在流淌更新;他用的是死水,盆里的自来水,还溶有营养丰富的有机磷洗衣粉,这样的水在夏天半天就会变质的,那里面还有多少更丰富的营养——他的汗水呵。

好吧,接受这人造的痛苦——绝大多数痛苦都是人类自造——去化解痛,衣服臭了就臭了,只要人不臭——我不穿这衣服就行了。别再象过去那样自寻烦恼,大发雷霆却“雨点”颗粒无收。

大师们都在被痛苦亲吻,我辈草芥算什么?

一笑泯千怨吧,让生命过滤痛苦。苦着还折了自己的寿,不值。

2009年6月12日星期五

今日翻阅了一些班主任老师的评语,很有感触。两种截然不同的工作态度、生命状态、人格修养和教育功底跃然纸上,在字里行间荡漾开来。无奈中给一位老师留了言——可能是姜老师,很巧,上次误会未冰释,新火又接上了。没办法,我遵奉一条真理:说真话。无所谓人与事,也经得起时间锻打——我在她评语草稿本上如是写:

不知您是哪位老师,是姜老师么?对不起,请原谅我在您评语上涂鸦。我想您这是草稿,与我一样,很随意的。

有一个想法与您商榷:我想,评语一半是写给学生看,另一半是写给家长看的,太稚嫩了不行,太抽象了也不行。既要让学生读出自己的信心、希望和目标,又要令家长看出为师的大气、智慧与渊博。粗线条的潇洒是很难“两头摆平”的。这里有教师的工作态度、敬业精神、文化底蕴与人格素养。因此,每学期教师给学生的评语是学校开向社会的一扇窗,是一个与社会公众交流的一个平台。真的有难度。尤其是社会知识化的今天。

愿与您一起探讨,学习。

再致歉!

附:脚受伤的同时手臂也伤了,还在痛,握笔不便,字迹潦草,见谅!

她能读懂我的留言吗?知道又在得罪人。可这个“人”不得罪就得得罪我自己,我的人格。

2009年6月13日星期六

读到一篇文字,故且作小说吧。题目是《信任》,讲的是一个将军得知自己任用的贴身士卫是被他杀害满门的仇人家逃脱的唯一儿子后,继续任用又一箭双雕欺世盗名,后在一次将军遭遇暗杀时,这名卫士以身相护,自己饮弹倒下,而先于杀手射出的卫士的子弹却是没有火药的哑弹,而这哑弹正是将军在了解卫士身世真相后为防身而专门为其制造和配备的。最后,曾担任推选卫士后、披露卫士身世并提醒将军撤换卫士的汉克副官在事发当晚杀死了将军,并留下一句警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不被人信任,而是被人假装信任。”

尽管故事的结局多多少少稍稍平息了本人阅读后的愤怒与伤感,心却不由自主地被如此险恶的人心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恐惧与忧伤。在这段内心里充满爱意与宁静的时间里,它着实给了我很重的一棒。深深明白意识形态里的一切平台与战场是多么重要,如本人这样的老年人都会质疑自己的信仰,更何谈青少年的迷茫与困惑。忽而想起台湾证严法师的那句话,你无法想象人性有如此的恶浊,同时,你也无法想象人性有如此的高尚。生命相亲相融于高尚,便总是沉醉于生活的美好,总以为只要我们保持自身的纯洁与挚诚,生命就会收获快乐。果真如此么?那位卫士收获的却是陷害与死亡。我深信站在智慧高地的大师们一定也屡屡遭遇戗害他们生活与生命的凶险与恶浊,平静接纳,冷面以对,还是曲身躲避?如果确是这样,那么,又由谁来执仗正义,消灭奸凶,濯涤世尘,美化人间呢?问题又绕到十几年前对余秋雨先生在《行者无疆》一书中关于文明与战争的大主题的质疑上去了:世上没有“汉克副官”,人间善良的血肉之躯能感天动地以洗尽恶浊吗?

孔夫子曾以反问“以什么报德”来回答学生的“以德报怨”,显然这位儒家祖宗是不会主张我们是打打杀杀的,那么,他的“公平”是否就是安然承纳,平静面对和曲身躲避恶浊的意思呢?

好像……是?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