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天下惟有君识我  

2009-05-05 18:37: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知己的朋友,属忘年交。我们认识时,我是老师,她则刚由学生升级当老师,于是,一个办公室的我们,成了朋友。我们的年龄相差九年。这个数字其实并不算很大。但我俩走在一起,常常被人误认作母女。我并不生气,这种由相貌产生的年龄差,不是因我长得太丑,而是她长得太美,美得惊人。这么说吧,如果各行各业都可以以人物的品貌分封帝后的话,那么,她真可算是教师队伍中的“师后”级人物——媚而不俗,丽而不妖,清水芙蓉,仪态万方。不像今天的美女,大多是“打造”的;她不需要打份,也从不刻意打份,就这么亭亭玉立、款款而来,人们的眼睛便一亮,由衷感叹:呵……好美!

她课上得好,从没听她粗声大气,学生屏息静心,如涓涓细流娓娓动听;同事间相处好,在她眼中无大事,一切刚烈到她这儿“一笑”便成柔絮。同事们知道不能用“校花”称之,那好像是对学生而言的,于是就干脆用“皇后”戏谑。

她是教数学的。偏偏酷爱文学。在我还沉迷于小说时,她已然喜欢上了散文。确切地说,是她引导我走上了大量阅读并深爱散文的路。过去,在散文与杂文上,我只比较系统地读过鲁迅与冰心,后来在她的推荐和影响下,开始大口大口地吞食散文:胡适之,林语堂、周作人、张爱玲、茅盾、巴金、王蒙,贾平凹……尤其是余秋雨,他出一本我就读一本,百读不厌。总觉得,读散文比读小说收获更丰、视野更广、心胸更宽。于是,有点领悟,她何以有如此宽容之心,沉静之美。

君子之交淡若水。

人们也许不能相信和想象,她的婚礼我都没有参加。我只对她说了一句:“人多。有点烦,因为繁。”她笑了,说“好”。于是,我便让我的一套纯净的水晶般莹亮的玻璃杯出席了她的婚典;她生儿子在医院里,我争取第一时间赶到,但没争到,直冲她的产房,看见她汗湿的脸蛋上露出红彤彤灿灿的笑……

平日里淡淡相交。只有遭遇生活大浪才彼此依靠——说来惭愧,这种依赖几乎是单向式的——大半辈子在贫穷中挣扎的我有一个非常美丽非常纤弱却非常有力的肩膀——有谁相信,人间真挚友谊的柱梁与金钱、权力与地位丝毫无干。

利用暑假,我们一起游览名山大川,一起谈天说地寻求滚滚红尘弥漫中的一方纯净天宇、一片绿洲生命……直到她因家搬迁调动工作去了上海——偶尔一则短信,一个电话,一年也见不到一次面,名副其实“淡淡若水”。

05年5月12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天中午,因长假旅游累乏的我正在床上午睡,接到了她的一则短信——我跳了起来——不能开这种玩笑!不可以!我发怒了,一改短信来往,直接通话——声音证明了事实,不是玩笑,她还躺在病床上,刚刚动完手术,气息是那么孱弱,声音是那么涩哑,可竟然……好像在笑!

“真的,不骗你……是癌症……晚期的……不过……我现在很好。”

我没有再与她说下去,我很恼怒地说:“不行,你把电话给汤旅长(她的丈夫,曾是一名军官)!”

一切都是真的。以为是一般的甲状腺囊肿,一个小时的手术结果用了6个半小时。

我再没与他们说下去。我的手无力地垂落,泪流满面……

平日里侃侃而谈,知道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也懂得病魔从不与人商量,都是从背后突然袭击……可对她……苍天不该如此残忍!

毕竟隔着长江。我们继续“淡淡相交”。这几年里,与她谈起最多的人是《相约星期二》的主人公莫尔。但我知道,这种谈话,很有点自欺欺人的苍白。

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理,这几年里,很厌烦别人来“打听”她的病情,不管出自怎样真诚或同情,我都一概予以拒绝:“不知道”,“不清楚”“也许吧”,成了我打发询问的惯用语。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回避什么,就是愤怒那个可怕的字眼与她联系在一起。

这次5月假期,忙过了1号2号,正在沙发上看书,准备小睡一会儿,忽然手机响了,哦,是她!她来了,自己驾的车,从上海风尘仆仆地来了,已经快到家门了——

一件褐色丝绒小西装,荷色高领荷叶边内衣,一头乌云流瀑般波浪形长发——我没注意她穿什么裤子,来不及,顾不上——便被一种由内到外透溢出来的生命之美震慑!呵,特别关注的地方,竟是如此的优雅美丽……我知道,那美丽动人的荷叶下,是一丛纵横交错、触目惊心的伤疤。

容貌与四年前没多少变化。沉静美丽,仪态万方。可我还是无法或者说是不敢想象,这四年她是怎样走过来的。

“我只给了自己四年生命。现在每多活一天,我都开心。”

“人总是要走的,早走几天晚走几天而已。就是晚走五十年,在历史长河中也微乎其微,看得出什么?孔子与孟子还差300年呢……”

"就是呀!"她响应得很热烈,可我在说什么呀!悄悄噎住,稍稍出汗。

"再说,再说,美国等科技发达国家早就宣布了到2012年攻克癌症,现在快了……你控制得这么好……到时……正好攻克成功,你没事的!”

她只是笑。我知道,所有的傻话只有她能原谅我。

自然而然地,女人们总要谈到“爱情”——

“我天天用心掩饰……不生病,没生病,只有这样,他才会很开心;我骗他,给他做他最爱吃的菜……每次去医院复查,他不去……我也……喜欢一个人去……洗澡时,给他送一双拖鞋……”

“你还是当他的勤务兵,通讯员?哦,他的习惯!”

“一样东西掉在地上,他会跨过去一百次,哈哈哈……”

“哈哈……很军人,很阳刚,多少痴情女子梦寐以求的偶像!”

“但我知道,我死了,他会痛哭流涕,说‘唉呀!怎么办啦——?’”

“哈哈哈……”这一次,我们都笑得很响,直到眼泪都笑了出来。

“他只希望有个健康的快乐的美丽的妻子,他没有错。但一想到这个世界没有了你,他会痛苦得发疯,他会哭得死去活来,估计还会哭得跪在你的灵床边,诉说满心的悲哀……”

“他是真诚的!这个我知道!”满目的抗议。

“哦,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哦——啊——啦——’地哭叫……”

“哈哈哈……”我们又一次开怀大笑,我们在谈论一桩滑稽的趣事。

“最近,我一直想立一份遗嘱,今生我跟定了他,死后我决不再找他。所以我想好了一个办法:我死后捐献遗体,决不让葬在他的身边……不让他买双穴墓地——”

“不行不行不行!”我又是摇头又是摇手,“不行的!我曾看到几篇文章,都是爆光现在垃圾箱里经常能发现对医学贡献完”毕死”作用的遗体各器官,一支臂膊啦,一条小腿啦……”

“那怎么办?”她有点困惑地问。

“不知道。咱不捐了吧。”

“不捐?可我……”

“不捐,乘飞机吧!”

“哈哈哈……”我们又一次大笑,笑得真正的热泪盈眶。

没有人能原谅我的对白,这个世界,只有她;没有人能理解我们的对话,这个世界也只有我与她。

“我不恨他,真的……我了解他,你知道。我只是,只是有点怕……我想换一种活法……”她笑咪咪地说。

“不当通讯员、勤务兵你当什么?”

“我也当当旅长可以吗!“

“哈哈哈……”又是大笑。

窗外飘起了雨丝。天有点暗。我发现她的脸悄悄地被涂抹了一层薄薄的腊,也有点暗。我知道,她累了。是笑累了。

我张罗晚餐。地里割了一根莴笋,冷拌葱油莴笋丝,碧绿;邻家地里找了一公斤左右半生不熟的罗汉豆,炒了一盆青蚕豆,不太绿,被我炒得有点过火;鸭棚里掏出一只蛋,煎了一个荷包蛋,嫩黄;煮了一个汤,笋丝蛋汤。三菜一汤,老规矩。

她吃得很香。我对她说,那盆蚕豆你快吃,不然,我要抢,因为,今年我也没吃过。她果然加速了竹筷与嘴巴的运动……

她告辞走了。回上海去。我们连一个像样的告别都没有,仿佛我们本来就一直在一起,无所谓何时来何时去,何时聚首何时分离。她把手伸出车窗挥了挥,道一声“再见”,我站在原地也随意地挥挥手,说一句“再见”。完了。车开走了。

我冒雨走向家。心里却在嘀咕:“美国人呵,你们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烟雨迷蒙。凝眸淡灰色天云,倏地,心头涌起一句唐诗:“天下谁人不识君”,也没有想什么,莫名其妙地,我将它改作了“天下惟有君识我”……

可笑?

可我再也笑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