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的记忆  

2009-04-02 06:49:19|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想写我童年的伙伴。

我的姐姐小时候就已经显现淑女的雏型,她做任何事都很沉得住气,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手忙脚乱大喊大叫的样子。因为她确实从来没有。即使再热的天,她也躲在小小的房间里做功课、绣花……印象里,除了流泪的样子,没有脸红的愤怒。这直到今天也让我纳闷:同胞姐妹缘何有如此的天壤之别?所以直到今天,我还崇拜着我的姐姐。也许就因为有姐姐的沉稳端庄吧,父母很早就发现了我的“投错人身”不像女孩,并为此头疼,尤其是母亲。她最怕自己的孩子被人瞧不起,因此她自己对生活从来都充满勇气,可贫贱的社会地位却把她逼得非常脆弱。她动辄发火,其中很大一部分火气是由我的无知、顽皮和屡教不改引燃的。

我幼年的要好朋友是一些男孩子,最早的是蒋家的两兄弟,阿勇、阿松和隔壁与我同岁的老虎。我也属老虎,但我乳名叫小小,是与我舅舅家的表弟同名的。而隔壁的老虎虽与他玩得较多,但我一向看不起他。第一因为他是留了两年一年级留到我班上的;第二是听他说话太累,他口吃得厉害,这倒并不重要,要命的是他这个人大话太多还总是自以为是;第三是他有一个同样大话连篇自以为是的老是红眼睛淌着眼泪的母亲。他们家是原来的二房东,所有很势利,总认定我们家是穷人而他们比我们高一等。其实他们家比我们家“高”的唯一的一样就是:他们家有一个阁楼搭在我家的板壁上方。硬生生地在空中占了我家二三个平方。当时我父母无言,今天想想,真有点不可思议。他们家只有两兄弟,他的弟弟会打拳而不会念书;我们家当时我哥哥姐姐都在中学里念书,我和弟弟在读小学,书包多了,桌上的菜自然少了。可对于自己从未吃过的东西,即使是美味佳肴,因为无知也就无求,所以在长大后才明白了那句“越吃越馋”古训的深刻道理。那时候与老虎玩得最多的是下象棋。虽说他书念不好,可他的棋下得不错,画也画得很好。我对画画没兴趣,二年级时曾得过1分,那是老师一气之下对我不交作业的处罚,可下棋还是很喜欢。每每与他棋逢对手,总是被他不停的嘴巴运动和得意忘形的傻笑搞得义愤填膺。每次都发誓要报一剑之仇,却总是输得多赢得少。后来我能在四年级的暑假里参加区女子象棋比赛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好像是团体亚军,我个人为第三名或第四名),其实这确实要归功于“憨徒老虎”(大家都这么称呼他)呢,尽管当初我很瞧不起他,在班级里几乎从不与他说话。当然他是从来不会忘记把我在学校里跟同学吵架、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训话等事及时、准确而精彩地汇报给我父母的。成年后一想,也许,他的不可爱缘于他的真话太多太直白太自信吧?

可对蒋家的阿勇和阿松情况就大大不同了。

阿勇比我大一岁,阿松比我小一岁。与他们兄弟俩的关系与其说是玩耍的朋友,还不如说是合作的伙伴。因为与他们在一起玩的印象几乎为零,最多是与他们一起“交换”各自的电影故事。记得有一次他们一次次地在我面前炫耀我没有看成的新电影《东进序曲》,那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神气是非让你认输不可。于是我就拿他们没有看过的《三进山城》反唇相讥,总算拉回点面子。阿勇话不多,他书也读得很不错,记忆中我们没有多少友情;阿松也与我弟弟玩得多,因为他们是同班同学。

说他们和我是合作伙伴,那是当时的生活境遇。当初他们随父母从江西返回上海后,没有落脚处。因为与我父母是朋友,一家人便挤进了我家的灶间。没有工作,他们的父母就靠摆摊做生意为生,他们兄弟几个也就成了父母的帮手。那时候物质条件极差,市场商品极少。我只记得他们进货要靠大家一次次挤着排长队抢购,于是我也就成了他们的帮手。那时候什么都要排队购买,并且还定量不准多买,为的是生怕你拿去再贩卖,即干“黄牛”的勾当。可是他们不干黄牛又怎么养活一家三代九口人呢?所以我父母认为他们的工作是正当的,至少不是犯法或犯罪。那时人们普遍不认识“法律”,只凭良心做事。当然还是与他们相处得如一家人一样,尽管他家的老外婆经常趁我在外跳橡皮筋时在我家煮开的粥里捞米饭吃,偶尔被我发现,就大喝一声,第二天她照样捞。没办法,吃不饱呵。我一向是一员武将,又古道热肠,所以经常帮助他们去抢购物品,什么梨膏糖呵,花生米呵,记得最清楚的竟是又厚又黄的草纸。买来了后再由蒋家两大人摆摊卖出,从中赚钱养活一家人。但当初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与别人比挤、比跑、比多,实在是一种极紧张极冒险的游戏,很刺激,很有成就感,所以我干得很兴奋很积极很投入。

从未有过“钱”的概念。现在想想,如果当初这开心的游戏与“钱”一挂钩,它的轻松欢乐肯定丧失殆尽。很庆幸没有。这样的伙伴关系大概维持了一年半,那时我大约十一二岁。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