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母亲  

2009-03-27 19:27:23|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母亲的祭日。第十七年。我用回忆纪念她。

母亲出身于一个笼罩着浓重封建意识、算得上是中产阶级的家庭。如果不是重男轻女的戕害,她应该是一块碧玉。所以她有高出她自身生活状态和生命定势的眼光、企盼与向往。她想有一个至少如她的哥哥、我舅舅那样的一个体面的家。可我的父亲不能给她。好强的她“心有余而力也足”——一从早到晚拼命的干活,包括力所不能及的活,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可生活还是那么捉襟见肘,甚至都没法让她的儿女过到像她自己小时候那样的日子。于是,就把一切火气撒在幼年丧母、少年失父受尽后母虐待的父亲身上。而十三岁离开家乡到上海当学徒的父亲在师娘的介绍下得到了比他小六岁的我的美丽的母亲,真的心满意足。因此,他从一开始就处处让着母亲,更因为母亲是一个心底善良吃苦耐劳的好女人——她瘦小的个子帮助父亲扛起的却是我们这个家庭的巨大的梁,她什么活都干,什么事都难不倒她,她一往无前。可当她辛苦了半辈子回过头来看看:这个家还是窘困潦倒。她能不光火吗?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与落差令她绝望。

这个“架”一直吵到我的父亲去世为至,我可怜的父亲!当初,他一定是理解母亲的,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地保持沉默——可叹我今天才弄懂!

母亲很爱花。那时我的家不算宽畅,一大一小两个房间,一个灶间厨房。大房间仅十三个平方左右吧,一扇东窗开在人家的开井里,除了夏天,从来见不到太阳;另一扇北窗就成了我母亲的花圃。现在已记不得母亲搬弄的是一盆盆什么花了,只是在盛夏里,满窗交织着碧绿的青藤,开了一窗紫色的小喇叭,无论是窗里窗外,美得如梦幻仙境。我常常对着鲜艳欲滴的小喇叭们引吭高歌,哪怕对面窗洞里那个叫翁家姆妈的老太婆瞪着一双鱼眼直摇头。唱样板戏,唱《白毛女》,唱得酣畅淋漓。母亲从来不制止,有时,她还会和着一起哼一二句呢!

现在我们兄妹四人,只有我最爱种花养花,弟弟说我是趋于老化,我却深深知道,那是母亲的遗传。我,便是母亲生命的延续!我为母亲自豪,我为自己自豪。每每梦中,我总是这样对她说;她也总是默默无语却笑目以对……

夜半梦惊慈母归,

相见无语,

唯有泪千行! 

已经不记得那时我几岁了,想想大约十四五岁吧。那是个夏天的傍晚,天气又闷又热。母亲提议去黄浦江边乘乘凉。我们母女俩慢慢地散步,从董家渡路一直往东走,确实有风,很凉爽。但一路上没和母亲说什么话,因为平时我总和父亲一起散步。记得那天天空很黑,好像将要下大雨或刮台风。我很害怕,却没有牵母亲的手,我没那习惯,也许是平常总牵父亲的手的缘故吧。站在黄浦江边,突然看到黑压压的水浪如无数冤魂野鬼的奔涌,我的心揪起来了,我努力不去向江面望,我把眼睛眯成一线,把视线硬硬地抛向江对面的些许灯光上——不敢对母亲说害怕,觉得既然陪伴母亲就不应该说怕,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母亲一定也怕。可是,当我转过脸去,却突然发现母亲的眼睛里竟注满了深深的忧伤,她还是什么话都没说。我对深思中的母亲说:“姆妈,回家好口伐?”“好吧。”母亲似乎叹了口气,于是,我们就回家了。那大概就是我和母亲唯一一次有记忆的夏夜散步了。

今天,在我早已步入母亲当年年纪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母亲眼里的忧伤:江东是母亲的故乡,她正隔江望着她的母亲、她的童年、她身边我的她!——母亲是个外刚内柔的女子,她没有文化,但她很富想象。她从来不满足现状,所以她奋力拼搏,从最卑微最繁重的漆桶工到纯粹的家庭妇女,她什么都干,只要能使她的儿女生活好、读书好,她就快乐就满足。但我知道,她从来都没能满足。她瘦弱矮小的身躯一直生生地压着生活的千斤重担!

因为她的坚强,她的耐劳,父亲便总能忍受她心力交瘁时的唠叨;她唠叨,但她从不停止奋力前进的步伐;她唠叨,是因为她总在希望,一如今天的我——不,应该说,是一如当年的她——我延续着母亲的生命!

今天是母亲的祭日。怀着虔诚焚香。十七年呵,那双我握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手,至今都能触摸到那柔软温暖的感觉,那是我的体温、母亲的手掌——当时,我发疯般地紧紧攥着母亲的手不让它变凉,多么想用自己的体温让母亲冰冷的躯体温暖起来呵!

蓬程何处留仙居?

绿叶红花

纯阳碧空里。

处处杨柳处处慈,

醉浥轻风闻柔絮。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