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一个夏天里的故事  

2009-03-18 19:05:53|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出生第十九天,我便回到了地里继续干革命。和他吵吵闹闹、闹闹吵吵地过日子,可对儿子的爱却一天甚似一天。儿子也很争气地一天比一天漂亮,像我――刚出生时,全生产队的人异口同声:“就像小хх(他父亲)!”现在想想,怎么会不像他!十月怀胎,除了咸瓜、草头只偷吃到一块红烧肉,婴儿能不瘦得像尖猴?一个月后的儿子白白胖胖,脸滴溜溜圆,眼睛滴溜溜转。社员们又众口一词:“活脱脱一个хх(指本人)!”更有人说他的宽额头像邓小平。那时我很崇拜伟人,所以听了很高兴。

正值农业学大寨,一年四季,几乎天天出早工、加夜工。记得清楚,那是六月中旬,全生产队男男女女都出早工,清晨5:00在一块叫做“季家条后岸脚滩头”的地里刨玉米。玉米有长凳般高,一片油光碧绿、露珠欲滴,可爱极了。我们在新娘婚纱般含情脉脉温柔羞涩的晨雾中穿梭,时间过得也不慢。7:00钟收工,女的先回家做早饭。我扛着铁鎝急匆匆往家赶——凌晨轻轻出门,才二十几天的儿子还在甜睡中,此刻醒了吗?

正这么想着,蓦然听到了儿子哇哇的哭声。三步并着两步跑,冲进茅屋我就呆住了――儿子是锁在房里的,可钥匙在他父亲手中!怎么办?回去拿,来回至少4里路;等他父亲收工,这哭声如利锯撕裂着我的心!

我急得团团转!真可谓急火攻心,双手紧紧攥住挂锁,“啊呀”大叫一声,居然赤手将铁绞链硬生生从木门上扳了下来。实在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空前绝后。

我把哭得已声嘶力竭、蹬得已头顶墙角、横躺在床上“四足朝天”的儿子紧紧地搂在了胸前——他一下止住了哭叫,抽噎着却立即用双手捧住他的“食具”吮吸起来,很拼命,很认真,也很快活;我的眼泪却扑簌簌滚滚流淌,串串滴落在他的胖脸蛋上……

大概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发誓绝不让我的儿子再吃我和他父亲所吃的苦,绝不打我的儿子。可后来,我的两个誓言只兑现了一个:儿子确实没吃“二荐苦”,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城市;至于打么,我的儿子不会比别人家的孩子少挨。毕竟那时节本人是个“很乡土”的农民。信仰“棒头底下出孝子”。惭愧。

如今明白,这誓言并非全由自己作主。它经不起历史的蒸烤,时代才是总舵主。

但那个“赤手绞铁锁”的故事却永远铭刻心间,成为我的乡风,时时拂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