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云儿1208

生命之山,笑迎南坡阳光,安然北坡冰雪。

 
 
 

日志

 
 
关于我

芸芸众生。默默涂鸭。除标明转载或引用外,全部日志文字皆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究竟谁是凶手——<胡思乱想>之(三)  

2009-12-17 18:20:0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有点虎性。算命的人说,属虎的女性缺乏同情性,很少体谅别人,更不要说体贴。想想这话有点意思,比如,今天对待“杨元元事件”,在人们一片哀叹的戚戚声或者一片同情到愤怒的抗议指责声中,我不以为然。基本上属于没感觉。反倒每每躬身自问:你真的这么冷漠吗?毕竟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逝去了,而且还是以那么残忍的方式结束。

不是。惜花伤春是一种风情,悲天悯人是一种境界,博爱善良是做人的根本。这本人并未丧失。我只是觉得奇怪,可以对一只在生命线上挣扎的小麻雀竭力救护的本人,为何视一个高等学府的才女之殒轻若鸿毛——事实上并不轻,至少她已触发我快速敲键作文的激情——阿弥陀佛!作孽,我想的更多的不是那个已经逝去的生命,而是在想究竟是什么杀了她。这多多少少有点马后炮,没用。但一个在常人眼里如此春风得意,如此才华横溢,如此年轻美丽的生命为什么会逝去,为什么要逝去,究竟是怎么逝去的,是否还具备不逝去的理由和条件……用这些来亡羊补牢,总不算太残忍吧?

没错,她是自杀。但好好的为什么自杀?促使她自杀的凶手是谁?

如果事情真如媒体报道和网络流传,那么,本人以为,杀死她的凶手不是一个,是一伙。

其一,中国当下的教育体制与教育模式。依据是她自杀前一天说的话:“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知识改变命运,但知识是死的,命运是活人的。试想,人“死”知识是死上加死;人活,驾驭知识使之活。因此,要让知识改变命运,人必须要“活”。那么,人如何活,怎么活,就是“改变”之关键。作为一个研究生,确实可算“学了那么多知识”了,然而,十七八年的课堂教育只教会了她“两耳不闻窗‘内’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习理念”——不顾家庭、不管母亲、不切实际的一头钻进书堆里的僵化学习——“知识改变命运”论。

一个活人,毕竟有很多选择和活法来整合个体生命于生存环境的处势并使之尽量达到和谐。靠的是什么?知识。文化知识,社会常识,做人尊严等等。其中最不能欠缺的是乐观顽强的耐挫能力,积极向上的奋斗意志,宽容豁达的慈悲胸怀,摒弃虚荣的实事求是……然而,这一切,我们的教育居然都没教给她,以致于令她在面临生活窘迫时,将所有的生存需要甚至生活希望都寄托于他人以及所处的某个团体之上。于是,所谓无家可归时,就以校为家;校不能为家时,她痛苦煎熬五天五夜,最终与母亲睡了一夜地铺后还是“拨乱反正”地说:“地上好冷,我去找学校去,我们还是要住回学校宿舍去。”

一个高材生,满腹经论却缺一个角。而这个角里有人生弥足珍贵的知识、常识:学校不是慈善机构更非收容所,利用慈善是对慈善的亵渎;做人要有尊严,这尊严不是用索取获得,多半是付出;遭遇困境应首先想到自己怎么排解,不是想该找什么人解决;他人帮你要感恩帮的爱与善良,他不帮你也没有指责怪罪的权利;在失落中要好好找找自己拥有的,在失败中要静静思考自己错误的;在团队中要多多顾及整体的,在个体上要常常想到合作的……我们基本属于应试教育的教育没有教给她这些,如有,至少没有教会她。所以,我说,它是凶手之一。

其二,是当下中国青年思想的幼稚单薄及拜金主义的不良风气

杨元元对书本的文化学习成绩绝对优秀,所以能公费读研。但她的思想意识形态并不优秀,可以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差生,甚至比一般的差生更差。本人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师,接触了这么多的学生,凭心而论,绝大多数的差生差的只是学习成绩或者说学业成绩,但他们做人并不差。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有两个:一就拣他们的弱点或者错误说,早恋,搞得惊心动魄却一腔真诚,在他们的眼里、心里只有爱,从来没有金钱、地位、权利,连最起码的相貌也常常被炽热的爱所熔解;二是他们对集体对师长对朋友对家乡的一片挚诚之心,可以这么说,几乎每一个差生对老师的尊敬与亲热不会亚于任何一个优生,而且他们往往比优生工作更卖力,遇事更豁达,所以长大后成功的机率也更大。因为他们更愿意从最低层做起,从最小的事做起,甚至最苦的事做起。低不就,高不来的尴尬,不属于他们这个群体。而杨元元不同,她对自己的生命定位高,对机会的就不但有了选择而且选择也高。广西青州港经贸公司当文员,浙江义乌工厂当会计等,都可以“不靠谱”而放弃。放弃是你的权利。但她放弃的是工作,不是发财梦,那么如何发财呢?

杨元元不仅想做老板(这本身也没错),还想走一条更直接的捷径,嫁给阔佬,她告诉妈妈:“你看,不是大款就别找。”这就有点问题了:你无所谓爱情?人都说,女人为爱活着,一个女人没有爱,那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呵!

几次创业失败证明自己原学的经济学一无用处时,她改学法学,她说“今后要给穷人维护正义”,这又是好事。但我想,她并不知道,并非所有的富人,尤其是正直的富人,不是靠“邪恶”发的财;有多少富人,起步的时候就是穷人!

这是众多拜金主义者最最致命的弱点,即根本不理解金钱真正的含义,不了解原始积累的苦行僧式规律,不懂得撑起金钱的杠杆与支点是什么。因此,他们只能在对金钱的追求中成为金钱的奴隶。一旦沦为奴隶,痛苦与贪婪的恶魔便缠上身,再难解脱。

没有爱,没有钱,没有自我、自信与自强,对一个不懂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真正的贫穷者来说,是杀手。

其三,是她的母亲。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独自含辛茹苦”拉扯大两个孩子并培养了两个高材生的母亲竟会如此不明事理,竟会如此狠地拖住孩子学习的后腿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累赘,竟会如此置女儿于窘迫尴尬之地以至被逼上绝路。她以为跟着女儿住大学府宿舍是无尚光荣的?她以为在女儿学校附近做做小生意与校工打哈哈成一片是体面的?她以为让女儿放弃安适的学校宿舍住宿而陪她在水泥地上过夜是幸福的?一个因为女儿求学进入某个大城市而“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去(老家),元元好不容易才考到武汉的。”之母性,究竟是给孩子的爱还是累呵?

在相关报道中,曾于网上读到过一位母亲对回贴,真正令人肃然起敬。她说道,她也是独身母亲,她也在培养孩子读大学,并且她还身患癌症,如今病情刚平稳。但她从来将人世间最大的宽容与关爱给予她的孩子,将一切痛苦留给自己。坚强,顽强,奋斗不息,她的孩子与所有健全家庭的孩子一样,得以健康成长。伟大的母亲,崇高的母爱,再次向她致敬!遥祝她康复长寿!

杨元元曾告诉她母亲,“两个人分开是痛苦,在一起就是快乐。”这是怎样的“快乐”呵,将一个装了那么多知识也就是装了那么大世界的生命,封闭进一个并不温暖却死死拽着她一起下沉的昏暗的黑洞,就是快乐?我觉得这“快乐”里大有文章。作为母亲,即使没有学过心理学,也该对女儿长期封闭自我、依赖母亲负有教育失误的责任——母鹰尚且懂得用尖刺逼迫雏鹰振翅离巢学飞的道理,母亲不懂,她没错?况且,我相信杨元元在跟母亲说这句话时眼睛里应该是充满忧伤的,因为除了母亲,这个世界竟再没有一份快乐?作为母亲,她并未读出女儿的忧伤,她不懂还是她因自私的满足而忽略了这种忧伤?即便再不懂,终也不能同意女儿与她一起睡冰冷的水泥地,还任由女儿再“汗颜”——如果出汗的话,我想应该会出汗的——地要求学校“住回学校里去”吧?母亲保护的羽翼到哪去了,这是母鸡都会做的事,它由原始的爱组成,不会失落吧?但在这“危难”的时刻,她倒躲进了女儿单薄得几乎不存在的羽翼里,因为这羽翼还是借别人的,它承载不起任何份量。

人常说,家是心灵的港湾,母爱是人生唯一的避难所。失去这些,尚可活,“反戈”这些,很难生。因此,我说,杨之母亲无疑是充当了女儿的催命鬼。

其三,也是最首要的,元凶,是杨自己。教育也罢,社会也罢,家庭也罢,没有一个社会尽善尽美,没有一种体制万无一失,没有一群人类纯崇高圣洁,没有一个人生活在真空中……但人类毕竟从树上爬下来,从地穴里钻出来,穿上了衣服,这衣服还越来越考究,穿上了鞋子,这鞋子还越来越舒适,吃上了熟食,这食品还越来越美味……一句话,谁也阻挡不了历史前进的步伐,因为绝大多数人在推动时代与社会进步。那么,你是快快乐乐选择理解选择积极选择主流选择安然呢,还是郁郁闷闷选择怨艾选择消极选择支流选择无奈?可以这么说,个体生命的定位、状态与生存环境的相处形态重在选择,适者生存。

总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总说,生活是辆破车,辛苦只有自知;总说,靠人不如靠自己,爹有娘有不如己有;总说,一个人一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要勇于挑战自我;总说,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本;总说……老祖们告诉我们,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最根本的还是须自己拿出勇气与毅力来争取自己的生活。

曾经读到过雷抒雁先生的一篇文章,在他极度痛苦的时候想起一则宗教故事:有一位母亲抱着病逝的儿子去找佛,希望能救活他。佛没有拒绝,只要求她到城里去向没有死过亲人的人家要一粒芥菜籽给他,便让她的儿子死而复生。结果,这位母亲空手而归,因为没有一家人家没失去过亲人,即都有痛苦。对着困惑的母亲,佛说,你要学习痛苦。“痛苦需要学习吗?”雷抒雁写道,“快乐像鲜花,任你怎么精心呵护,不经意间就凋零了;痛苦却如野草,随你怎么刈割、铲除,终会顽强地生长。你得学习迎接痛苦、医治痛苦、化解痛苦,让痛苦‘钙化’,成为你坚强生命的一部分。”

雷抒雁是这样经历痛苦、认知痛苦、化解痛苦的,而实质上应该说雷抒雁是这样经历生活,认知生活,选择生活,驾驭生活的。想一想,除此以外,你又有什么办法来面对生活的真实呢?回避?避不了;消灭?灭不掉。社会生活的法则是:身处错综复杂的人与人、人与物质之间的关系,你既要学会选择,又要学会放弃。选择给你带来快乐的,放弃你给别人送去痛苦的——哪怕它能带给你十二万分的优慧你也得放弃,否则,你将被开除“人权”。杨元元既选择了与母同处的快乐,又不愿放弃带给别人的痛苦,矛盾对立得势均力敌、剑拔弩张。如同堂吉柯德对着大风车举矛冲锋。她毕竟也处于弱势。不让?严酷的现实便是,只有消灭自身才能消灭对方(矛盾)。这不失为一种方法,它叫做尘归尘,土归土。这是从杨自戗的方式、必死的决心和惨烈的死态推断的。

她真是要回去。如网民们议论的,只要她有一点点生的念头,抬一抬头,伸一伸脚,直一直腰,她根本死不了。但她还是在比她身高都矮的水笼头上吊死了。杀死她的,是她自己。

在丁东先生“杨元元自杀事件”一文后本人如是留言:

杨元元其实与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已在精神上相差无几,至少在对待学习文化知识的目的意义上是一脉相承的。当然还包括结束生命的方法,一个是快速自尽,一个是慢性自杀。所不同的是两者所处的社会与时代:后者处处碰壁,前者毕竟获得过与母亲同住武汉大学学生宿舍的善举和爱心!然,也许真是这份额外的感人的爱心反害了她,被她视作理所当然的“正常”又想在上海海事学院故事重演,实乃令人气结。

哦,还有一个不同:孔乙已死了,没人在意且很快就忘了;而杨元元的死不但人声鼎沸,而且还有突然冒出来的亲人们伸张正义、义正辞严地向“公家”要35万!

这留言就作为对本文的结束吧,够“浩浩汤汤”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